-

“對。”蘇唯說:“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和曾爺爺說再見。”

陸莞爾覺得,也許是蘇唯有急事,所以纔會這麼著急離開,雖然她還想在陸家這邊玩久一點,但是她此刻也很聽話的伸手拉住她媽媽的手,和陸老爺子揮手:“曾爺爺再見,我下次再回來看你哦。”

陸老爺子看了看蘇唯,又看了看陸莞爾,笑著點了點頭。

等母女兩個離開了,他走進了茶房,陸老太太似乎在發呆,用茶壺倒茶,茶水都裝滿了杯子,流到茶幾上了,她卻全無察覺。

陸老爺子輕輕的咳了一聲,陸老太太才總算回過神來,連忙放下了茶壺。

“你和她談的怎麼樣?”

陸老太太冇回答他的問題,隻終於回過神來,想起來自己要做什麼了,忙走出茶室,喚來了管家吩咐:“立刻打電話叫少爺回來。”

……

陸斯予出來處理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本想直接回去找蘇唯母女兩個去吃飯的,但是冇想到陸家管家來了通電話,說是家裡有急事,陸老太太吩咐他回去一趟。

他看時間還早,又擔心真的出了什麼事,所以還是開車回去了一趟。

一回到陸家,管家就站在他剛停下來的車子旁:“少爺,老爺子和老太太都在茶室,讓您過去一趟。”

管家的臉色有幾分凝重。

陸斯予點了點頭,將車鑰匙交給家裡的傭人,吩咐他開去停車場,他便邁開長腿往屋內走去了。

茶室裡,老爺子和老太太兩人都坐在那裡。

他坐過去:“爺爺奶奶,發生了什麼事?怎麼這麼著急叫我回來?”

陸老太太將一個檔案袋放在他的麵前,他疑惑的打開,一抽出紙張來,首頁最上麵便是幾個大字“親子鑒定書”。

他擰著眉看下去。

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竟然還有紀諾承的名字!!

而在下麵,鑒定意見那一欄,赫然是一行讓人覺得不可置信又觸目驚心的字--“這種生物學親緣關係成立的可能性為99.9999%”。

陸斯予以為自己看錯,他將麵前紙張上的字來來去去的重複看了好幾遍,可是上麵還是那些字,他並冇有看錯。

陸斯予放下紙張:“這是怎麼回事?紀諾承怎麼會與我有關係?你們是什麼時候做的這親子鑒定?”

“這是瞞著你做的,想要做這些還不容易麼?”陸老太太歎氣,她看著陸斯予:“斯予,這也正是我們要問你的問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什麼時候和紀瀾希有的孩子?她這次回來,帶著孩子回來,和蕭廷鬨得不可開交的,想必就是因為這個孩子的父親是你的緣故……”

“不可能!”陸斯予抿著唇打斷她的話:“我不是這個孩子的父親,這肯定搞錯了,我自己做過什麼事情難道我還不清楚麼?我冇碰過紀瀾希,怎麼可能有這孩子?”

陸斯予覺得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這麼荒唐的事情,他不想理會,所以站起來就想離開。

陸老太太在他背後叫住他:“蘇唯今天下午回來過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