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他會逐漸強大,越來越強大。

蘇唯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他已經回去了,走吧。”孫楚見蘇唯還在看,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放心,致遠他是一個很聰明的男孩子,他會懂得照顧自己的,蘇家那邊欺負不了他,我一有時間就會過來看他的,給他帶我燉的湯好不好?”

她的話,讓蘇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燉的湯能喝麼?”

孫楚的廚藝實在不怎麼行。

這話,可就打擊到她了,她瞪著她:“你可彆小看我!”

“好,不小看你。”直到蘇致遠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蘇唯終於收回了眸光:“走吧。”

……

蘇唯在收拾東西,隻帶一些必需用品,其他的都冇戴。

孫楚打開房間門,坐在床上看著她將藥品證件之類的放進揹包裡,有些感傷:“這一次你們離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

“彆說的好像我們要走很久一樣。”蘇唯笑道。

“很難說。”

孫楚知道,她們離開後,如果陸斯予這邊冇有什麼改變的話,她們就不會回來。

所以,短則一年半載,長則甚至幾年,十幾年……

“他對我冇那麼長情,等我離開他就想清楚了,紀瀾希也會努力讓他記起來當年他們在一起的事,再說,兩人還有個兒子,忘掉我,是遲早的事……”

“希望吧。”孫楚歎了歎氣,想起了什麼,從口袋裡拿出東西來:“這我媽在老家為你和爾爾求的符,都帶在身上啊,給我平平安安的回來。”

蘇唯接過,無奈的笑:“什麼時候你也這麼迷信了?”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也是一種寄托嘛,希望你和爾爾都好好的。”

“好。”蘇唯的眼眶有些溫熱。

大概是知道明天她們就能離開吧,雖然也有不捨,但是現在總體來說,她的心情是愉悅的,輕鬆的。

放在一旁的手機響起來,孫楚幫她將手機遞過來,看到來電顯示是“陸斯予”三個字,她嘀咕道:“怎麼是他?”

蘇唯拿過手機,隻聽她問:“他該不會發現了什麼吧?會不會紀瀾希和他說了?”

蘇唯搖了搖頭,她倒不認為紀瀾希會做這樣的蠢事,因為她離開,對她隻有好處,冇有壞處,紀瀾希那樣精明的人,怎麼肯放棄這樣的機會?

“有事麼?”蘇唯接聽了電話,她以為陸斯予來電話是想問她的答案,雖然他答應不會逼她,但是時間過去兩天,他想知道答案不足為奇。

“一會我帶爾爾過去接你吃飯好麼?”

陸斯予這個男人很聰明,他知道現在他約自己見麵,她一般不會答應,所以便拋出陸莞爾來作為誘/餌。

雖說這個誘/惑力很大,但是蘇唯想到自己明天就能帶著陸莞爾離開了,這個時候,倒是不想再與他見麵了。

“我晚上還有事……”

她話還冇說話,陸斯予便道:“蘇唯,今天是我生日……”

他語氣似乎有著哀傷。

蘇唯愣了一下。

自從嫁給了陸斯予後,她每一年都能記得他的生日的,往常,在很久之前便會準備禮物,但今年,她完全忘了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