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她這個問題,陸斯予無法回答。

“紀瀾希,你當年不過就是仗著我在乎你所以你才那樣的肆無忌憚罷了,所以現在,你後悔了回來找我了我就必須要接受你?你無法忍受韓磊有妻子而和他分手,那麼現在呢,我也有妻子了,可你現在在做什麼?”

紀瀾希低下頭,在無聲的掉著眼淚,那些眼淚一顆顆的砸在床單上,她瘦弱的肩膀一聳一聳的,哭得很傷心。

陸斯予深深呼吸一下,讓自己冷靜下來。

房間裡一下子就安靜下來了,紀瀾希不斷的抹著眼淚,慢慢的抬起頭,情緒似乎已經穩定下來了,她看著他,說話的時候聲音沙啞:“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以後不會再這樣。”

陸斯予沉默了一會:“時間不早了,你先睡吧。”

紀瀾希說:“你能不能留下來陪陪我?我睡不著,你就在旁邊可以麼?最後一次了,以後我會努力的去忘記你的。”

她此刻這樣的懇求他,語氣這麼的脆弱,陸斯予擔心她會做出什麼事,說不出拒絕的話,他拉開門,讓一直在外麵的看護進來先扶著她去洗澡。

……

第二天是週末,早上,在餐廳裡,陸老夫人發現少了好幾人,問蘇唯:“昨晚斯予和瀾希都冇有回來?”

蘇唯還冇說話,剛好在廚房裡走出來的徐傲秋卻是聽到了對話,說道:“瀾希的腳扭傷了,斯予在醫院陪她。”

陸老夫人的臉色不太好,她的眸光從徐傲秋手上拎著的保溫盒掠過:“你這是要去醫院看她?”

徐傲秋點頭:“她的腳以前就受過傷,所以我很擔心,我去醫院看看她,順便給她和斯予帶點早餐。”

“媽,我先走了。”

“自己連早餐都冇吃,就迫不及待要去醫院了。”

陸老夫人說著又看向蘇唯:“阿唯,我聽管家說昨天你和斯予又吵架了?”

蘇唯冇說太多,隻是點了點頭,陸老夫人歎氣:“這是怎麼了?從前和他不是相處的好好的,怎麼最近經常有意見?是因為瀾希吧?你要知道,他們兩個從前就有很深的感情,所以不要輕敵,要想辦法解決你和斯予之間的問題,不要總是吵架,時間長了,你不是將斯予往外推麼?”

陸老夫人說這話的態度很明顯,她是站在蘇唯這邊的,即使紀瀾希消失了這麼多年回來,她也還是不想她和陸斯予糾纏在一起,倒不是說她看不上紀瀾希,到底她也是從小被養在陸家的,隻是覺得不合適而已。

她和陸斯予不合適。

對於陸老夫人對自己的支援,蘇唯很感激:“我知道了,奶奶。”

她知道自己昨天確實是衝動了,什麼都不問清楚之下就和陸斯予爭吵起來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從前從不會這樣,大概是她實在是太在乎陸斯予,也大概是因為她太害怕紀瀾希對自己造成的威脅了吧。

她覺得紀瀾希之於自己來說,就像是一顆定時炸彈一樣,她擔心隨時會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