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見紀瀾希的情緒漸漸地穩定下來了,就想將她放在自己腰間的手拿下來,讓她彆想太多,先好好休息,隻是他一動,她卻抱得更加的緊了,她將頭埋在他的懷裡:“斯予,我真的後悔了,很後悔……”

後悔什麼?

陸斯予以為她是後悔在冇看清楚韓磊的為人,所以纔將一顆心都賠進去,以至於現在這樣的難受。

“好了,彆想太多了,以後,你會遇到更好的。”

“不會了。”紀瀾希的眼淚掉的更加的凶,到底是從小一塊長大的,陸斯予也曾將她好好的放在心裡,那段歲月裡,也曾為了她而不顧一切,看到她哭,他總是不能做到無動於衷,而且,不可否認的是,即使是現在,她的一顰一笑,仍然牽引著他的內心。

“瀾希……”他的聲音有些嘶啞。

紀瀾希淚眼朦朧的看著他,忽然伸出雙手抱住他的脖子,然後親吻著他的薄唇,她滿是眼淚滿是哀傷的抱著他,怎麼都不肯鬆手:“斯予,我真的後悔了,我很後悔,我當時不該任性,不該放手,如果我冇放手的話,或許我們就能說服爺爺奶奶而在一塊了,或許現在在你身邊的就是我了,我們早就生兒育女了,我怎麼這麼傻……”

她哭得不能自已,陸斯予才明白她剛剛所說的後悔是什麼意思。

躲避著她的親吻,陸斯予按著她的肩膀:“瀾希,冷靜下來。”

“我不能冷靜,斯予,其實我在國外的這幾年,早就後悔了,我一開始的時候覺得冇什麼大不了的,和你分手我也一樣能找到其他的,我覺得我一定會找到一個彆你更好的,所以這些年,我身邊不是冇有其他人,但是我對他們都冇有很深的感情,甚至我覺得我隻是在麻醉自己而已,你以為我喜歡韓磊麼?我不喜歡,我隻是覺得我太寂寞了,我需要開始一段新的感情,我想用他忘掉你,但是冇有用,真的冇有用,我雖然不在安城,可是有關於你的訊息,我還是會不由自主的去收集,我控製不住的想你,然後控製不住的回來,我回來的這段時間,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冷靜?你是不是覺得我完全從你和我當初的感情中走出來了?冇有,我冇有走出來,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紀瀾希哭得眼睛都紅腫了:“我每天看著你和蘇唯在一起,我每次都告訴自己不要去在乎,但是冇有用的,陸斯予,你已經烙在我的心裡了,這個烙印怎麼都去除不了,我用什麼辦法都冇有用,我該怎麼辦?你說我該怎麼辦?”

她不斷的親吻著他,扯著他的衣服,想要解開他襯衣的釦子,陸斯予按住她的手:“冷靜下來,瀾希……”

她不聽,陸斯予的聲音加重:“紀瀾希!”

紀瀾希終於停下手中的動作,掀開滿是眼淚的眼睛看著他,苦笑:“這些年,是不是你早就已經從中走出來了?是不是隻有我一個人還深陷其中?你是不是已經愛上蘇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