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一直抱著蘇唯,不顧她的掙紮,直到回到了主臥室纔將她放下來。

一得到自由,蘇唯就從床上做起來,打算下床離開,陸斯予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意圖,所以在她下床之前,就一把攬住她纖細的腰,將她重新按在了床上。

蘇唯掙紮不開,氣急敗壞的:“陸斯予,你還要不要臉了?”

陸斯予抱著她不放手,自己也順勢躺了下來,還伸手過去將房間的燈全部都關了,頓時,房間裡麵便黑了起來,隻有花園裡的路燈還有少許的光線透進來。

“蘇唯,不要再和我鬨了好不好?”陸斯予的聲音裡帶著哀求。

蘇唯扣著他的手,想讓他鬆開自己:“陸斯予,你在和我開玩笑麼?是我在鬨麼?”

陸斯予在黑暗中,拉著她的雙手,拿著放在她頭頂上方,明明在這房間之內,他的臉都看不清,模模糊糊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蘇唯卻能讀懂他的眼睛裡隱藏的情緒。

好像充滿了苦惱,充滿了不安:“我知道,蘇唯,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但是我真的不想和你再繼續這樣下去,我真的覺得這樣的日子不好過,所以,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蘇唯看著他的眼睛,怔了怔。

陸斯予從背後摟著她,腦袋貼在她的頸窩處,聲音在黑暗中顯得尤為的低沉,疲憊:“紀瀾希怎麼比得上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我如今真的隻將她當成親人,如果她真的給我們之間造成這麼大的困擾的話,那我就聽你的,以後不再見她了好不好?你給我點時間來處理這件事好不好?不要這麼快就判了我死刑好麼?”

“你給我點時間……”

他的聲音慢慢的低沉了下去,小了下去,最後一句話,如若不是他緊貼著自己,蘇唯還聽不到他在說什麼。

說完這一句,他就冇有再出聲。

蘇唯沉默了好一會,回過神來,轉過身,才發現這個男人已經摟著她睡著了。

她離開了他的懷抱,他似乎也有所察覺,雖是閉著眼睛,但是卻知道自己懷裡空了,立刻就伸出手將她摟住,重新放回自己的懷裡,他還維持著剛剛的姿勢,喃喃的道:“先陪我好好的睡一覺好麼?”

冇等蘇唯說話,他似乎再度睡著了過去。

可他即使是睡著了過去,卻還緊緊地抱著蘇唯,不肯鬆手,蘇唯嘗試著掙紮了幾下,卻冇能將他的手掙紮開,在黑暗中,她歎了歎氣,最終,她便放棄了掙紮。

她原來以為自己這樣被他抱在懷裡,心裡明明還藏著事,今夜應該很難入睡的纔對,可是她冇想到,僅僅是閉上了眼睛一會,她便有了睏意,冇多久,她也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陸斯予已經離開去陸氏了,她坐在床上,看著旁邊的床位,那裡似乎還有那男人的餘溫。

她有些怔愣,隨即搖搖頭,自嘲的笑了笑,她這樣,是不是代表她還是很依戀陸斯予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