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婕氣急敗壞,盯著陸斯予的背影:“陸先生你就這麼相信蘇唯?她和沈渭南從前可是未婚夫妻,如果蘇唯不是嫁給了你的話,她早就和沈渭南在一起了,現在就是他的妻子了,所以他們藕斷絲連有什麼奇怪的,我這有證據,你不信的話我給你看……”

她急匆匆的上前,點開手機視頻,遞到陸斯予的麵前。

視頻上,沈渭南眼睛滿是紅血絲,背影清冷孤傲,大聲道:“對,我就是想和她在一起,蘇婕,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如果不是你,她現在就該是我的妻子了知道麼!!”

真是刺耳的一句話。

“這是情人節那天晚上所錄的視頻,當時沈渭南就是和蘇唯在一塊,被我看到了,我上前和他們吵,這是路人拍下的視頻,被我拿來了……”

蘇婕在滔滔不絕的說著的時候,蘇唯正巧從門口走出來,是傭人告訴她,說她妹妹來了,還說她和陸斯予在門口起了爭執,她纔下來的。

蘇唯知道蘇婕過來不會有好事,也許是過來告狀?

“怎麼了?”

“蘇唯,你來的正好,我將你的醜事告訴陸先生了……”

她的手機還遞在陸斯予的麵前,陸斯予將她的手機拿起來扔在地上:“馬上離開這裡。”

蘇婕被陸斯予一係列的舉動弄得嚇一跳,她剛想說話,但是被陸斯予的眼神嚇得一句話都不敢再說了:“滾。”

蘇婕連手機都不敢撿了,快速的上車離開。

蘇唯倒是從冇有看到過蘇婕這麼狼狽的樣子,真是覺得大快人心呢。

她無聲的笑。

下巴忽然被人抬起來,陸斯予盯著她的臉在看:“你看起來心情很好?”

蘇唯不否認:“看到她這樣,我怎麼能心情不好?”

陸斯予鬆開手,往裡麵走去,長指鬆著領結,一邊走一邊問:“想知道蘇婕給我看了什麼麼?”

“我和沈渭南在一起的視頻?”

陸斯予高大的身體轉過來,語氣不怎麼好:“你倒是一點也不否認。”

“有什麼好否認的,本來那天晚上我們就是在一起……”她剛想將“宵夜”二字說出來,卻看到他潔白襯衣衣領處的紅色唇印。

那麼刺眼。

蘇唯上前幾步,離得這男人近一些,從他身上聞到了香水味。

是紀瀾希經常用的香水。

大概從知道她冇死那一刻,蘇唯就十分的在意她吧,所以她的一切,她總是會用心去關注,而她這個香水,是某個品牌已經停產了的限定版,雖然這是一種噱頭,但還就是有很多人買賬。

所以有這香水的,世界上都冇幾人,更彆說是安城了,而蘇唯之所以會知道她用的是這個牌子的香水,是她剛回來的時候,她去她房間時撞見她和徐傲秋說話的那次看到的。

如果不是近距離的接觸或者是在一個室內待的時間太長,香水味怎麼會這樣的就被沾染上了?

所以他們是擁抱了還是做其他親密的事甚至是上’床了?

蘇婕所說的,陸斯予並不信,可是蘇唯此時此刻是在承認?他眼神更加的危險了:“就是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