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隻聽到一道聲響,終於回過神來,馬上轉過頭看去,隻看到陸老太太倒在地上,額頭上被磕破一道口子,獻血從額頭上流下來,弄得滿臉都是。

她已經暈過去,無聲無息的。

“奶奶!”兩人連忙衝過去。

陸斯予將老太太從地上抱起來往外走去,蘇唯緊緊地跟在後麵,兩人臉色都很蒼白。

陸老爺子住在一樓,聽到聲音,從房間裡走出來,看到麵前這情況,高血壓上來,差點也栽倒在地上,幸而旁邊的傭人扶了他一把,纔將他穩下來:“這是怎麼回事?”

現在來不及解釋什麼,陸斯予抱著老太太往門外走去,蘇唯吩咐管家備車。

……

手術室外麵,陸斯予和蘇唯站在門口。

陸家的人很快就趕來。

陸老爺子也被送了過來。

陸臨堂還帶著霍景琛一起來的,此刻都在手術室門外等候。

陸老太太是和蘇唯還有陸斯予待在一起的時候纔出事的,陸老爺子還是那句話:“你們奶奶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好端端的會磕到?”

“是我不小心將她推倒在地。”

陸斯予話音未落,臉上就狠狠地捱了一巴掌,陸臨堂站在他麵前,怒目而視:“如果你/奶奶出了什麼事,我定饒不了你,孽子!”

徐傲秋是從紀瀾希那邊趕過來的,剛到就看到了這樣的畫麵,她火氣就上來了,擋在陸斯予的麵前:“陸臨堂,你不問青紅皂白的,憑什麼打我的兒子?我早就知道你想對付我們母子了,你是不是想將斯予拉下來,好給你這個好兒子騰地方?你想對付斯予,你也要問問我同不同意。”

徐傲秋護短,再加上和陸臨堂之間早就生了嫌隙,這男人這麼多年以來都對她不冷不熱的,可不早就想對付他們母子了麼?

現在知道他那白月光還給他生了個兒子,隻想將陸家交給他另一個好兒子了。

所以怎麼看陸斯予都是不順眼的。

他竟敢打她的兒子!

陸臨堂氣的臉色鐵青:“你是不是還嫌現在不夠亂?你來湊什麼熱鬨?你的兒子?他難道不是我的兒子?你去問問他都做了些什麼事?夾在兩個女人之間,惹來一堆的糾葛,現在好了,還害得媽被送進來了醫院,我做父親的,還不能給他個教訓?”

“你的兒子?你自己捫心問問,你有將斯予當成你的兒子麼?你現在憑什麼來說這些話?還有,你怎麼就知道一定是斯予將媽害得進醫院的?當時茶房裡又不是隻有斯予,還有蘇唯呢,怎麼就不是她?”

“夠了!”陸斯予出聲打斷他們的話。

一對怨偶,隻要抓住機會總會互相指責對方,不死不休的。

從自己父母身上,陸斯予好像能看出來將來他和蘇唯之間的影子。

他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會變成這樣。

可能,他不放手的話,他們遲早會走到這一步。

陸老爺子很喜歡陸斯予這個孫子,對於他的一切他都很滿意,性格,工作能力等等,但唯一讓他覺得不滿的便是他在感情方麵的處理。

其實在他的心中,最合格的繼承人應該要更加絕情一些,一切都要以家族利益為主,不會被任何人任何事所羈絆,永遠保持清醒和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