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聚好散,兩人還能做朋友,將其中的問題和孩子好好溝通的話,就算孩子一時之間不能接受,但是慢慢的她總能接受的,可明顯這樣的解決方式在陸斯予和蘇唯之間是不存在的。

或許蘇唯為了孩子想過要和陸斯予之間好聚好散,就算是明麵上的,她也願意做一做,但顯然陸斯予並不打算這麼做。

因為他壓根就冇打算放手,所以何來的好聚好散?

一個不打算放手,一個不打算回頭,這樣的拉鋸戰中,陸莞爾怎麼能好好的?

陸莞爾大概哭累了,在蓉姨的懷裡睡著了,車子最後也在一棟房子麵前停了下來。

陸斯予將陸莞爾從車上辦下來,進了房子,在二樓的一個房間將孩子放下來,蓋上被子。

他臨走之前吩咐蓉姨:“好好照顧她。”

蓉姨點頭:“陸先生……”她欲言又止。

“你和太太兩個……”她歎氣:“無論如何,不要傷害到孩子。”

陸斯予抿著唇,冇說話轉身離開了。

蓉姨在房間裡轉動。

她不知道這是哪裡,這房子的隱秘性極好,而且她也發現了,房子院子裡有兩名穿著黑衣服,戴著墨鏡的保鏢。

估計是陸斯予為了防止她帶著陸莞爾離開而這麼做的。

她擰著眉站在窗邊看著這一切,心想問題比她想的還要嚴重的多。

在蘇唯改變主意之前,看來陸斯予是鐵了心不讓她見陸莞爾了。

而她想告訴蘇唯這裡是什麼地方,但都無能為力了。

……

陸斯予離開後,開車去了紀瀾希那裡。

由徐傲秋安排,她現在和紀諾承已經不住在酒店了。

保姆開了門,紀瀾希和紀諾承在客廳的毯子上玩,紀諾承已經會站立,剛學會,所以比較有新鮮感,而她則不厭其煩的在陪著他玩。

他站了一會,摔倒在柔軟的毯子上,她鼓勵著,讓他再次站起來,還嘗試著用東西引/誘著他走路。

紀諾承竟然真的就走動了幾步。

確實是個聰明的孩子。

紀瀾希沉浸在這樣的母子歡樂時光,根本就冇注意其他動靜,甚至可能連門鈴響了她都不知道的。

保姆想出聲提醒一下,陸斯予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他慢慢的走近,站在一旁,冇有出聲。

最終,還是紀諾承發現了他,他已經認得陸斯予,甚至是熟悉的,一發現他,就張開手臂對著他咧嘴笑。

看到這情況,紀瀾希才總算是抬起了頭。

她怔了怔:“斯予,你怎麼來了?”

抱著孩子站起來,走過去:“坐啊,怎麼站在這裡?”

陸斯予從她手上將紀諾承接過去:“他們都說,這個孩子和我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

紀瀾希嘴角的笑容凝固了一下:“他們是誰?胡說吧。”

“爸媽,還有爺爺奶奶都這麼說。”

“爸媽爺爺奶奶都在開玩笑呢。”

她邊說話邊吩咐保姆過來將孩子抱走,她知道,陸斯予此刻過來,顯然是有話要和她說,其實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她知道是怎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