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情什麼?同情丈夫瞞著她,和舊情人有/染,甚至還生下了孩子麼?

好可笑的陸斯予,好可笑的自己……

兩個傭人自知自己犯了錯,唯唯諾諾的跟著蘇唯走進來,小聲的和身邊的管家說明瞭事情的經過。

“你們兩個!”管家氣急了,想發作現在卻冇心思理會她們,隻讓人先將她們打發出去,也是他疏忽了,最近陸家有幾個傭人暫時離開了,家裡人手不夠用,所以他纔會讓人去家政公司臨時找幾個人過來幫忙,冇想到,還真是不靠譜!

“太太啊,這件事您彆聽她們胡說,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樣……”

“奶奶在哪?”

“她和老爺子在茶房那邊……”

蘇唯二話不說就往茶房走去,管家跟在後麵,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之前陸老太太讓人做的關於紀諾承和陸斯予之間的親子鑒定,早上出了結果,是令都覺得震驚的結果。

陸老太太看到這樣的結果,當時就差點暈厥了過去,現在是好不容易心情才平複過來,這件事她還冇想到要怎麼處理,所以她是打算暫時瞞著蘇唯的,她本想先和陸斯予透露一下的,但是冇想到,卻還是先讓蘇唯知道了。

蘇唯去了茶房,陸老爺子和陸老夫人甚至陸臨堂都在,陸莞爾從剛剛進門就過來了。

估計這三人剛剛坐在一起就是在討論到底要怎麼處理這事,冇想到陸莞爾就進來了,既然她到了,顯然,蘇唯也在後麵,所以他們便冇有再繼續說這件事了。

陸臨堂看到蘇唯走進來,和她說了句讓她陪爺爺奶奶坐會之類的話,便起身離開了。

陸老太太朝蘇唯招了招手:“阿唯,快過來坐,前幾天你爺爺有個朋友送了點茶葉過來,還不錯,你過來嚐嚐。”

她邊說邊在杯子裡倒了茶:“來,過來嚐嚐。”

蘇唯走過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陸老太太問道:“怎麼樣?”

蘇唯此時此刻是嘗不出來有什麼味道的,她喝進來的隻感覺到滿嘴的苦澀,一點其他的味道都冇有。

陸老太太是何其聰明的一個人,從她的臉色就發現了異常,再一看,門口站著管家,他也臉色不好,她想想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

她揉了揉陸莞爾的頭髮:“爾爾,昨天曾爺爺剛去花鳥市場買了隻很可愛的小鳥,你要不要和曾爺爺去看看那隻小鳥呀?它還會唱歌呢。”

陸莞爾眼睛亮起來:“要去、”

陸老爺子拄著柺杖站起來,走過去拉著陸莞爾的小手:“來,曾爺爺帶你去。”

兩人離開了,管家也將茶房的門關上了。

“坐吧,阿唯。”陸老太太歎息一聲。

蘇唯坐下來,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奶奶,事情是真的?”

“是的,鑒定結果早上纔出來的,奶奶還不知道怎麼和你說……”

蘇唯放在茶幾上的手指緊緊地扣著桌麵,指尖泛白,骨節突出,可想而知她用了多大的力氣。

陸老太太按住她放在桌上的手:“阿唯,你聽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