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爸你是在忙工作上的事吧?沒關係的,工作要緊。”

蘇唯將陸莞爾教的很好,她永遠都這麼的聽話懂事,但是蘇唯其實也說過一句話,她說寧願陸莞爾不要這麼聽話不要這麼懂事。

她覺得,或許女孩子任性一些會比較好,不然的話,她擔心她會受欺負。

陸斯予揉了揉女兒的長髮:“今天晚上爸爸再帶你去吃飯好不好?週末再帶你去玩?你想去哪裡玩?”

“我想去上海。我想去迪士尼。”

“好啊,這週末我們就去。”

“嗯。”陸莞爾開心的點頭。說著話,她打了個哈欠。

陸斯予注意到了她今天好像特彆累的樣子:“爾爾,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冇有的爸爸,我就是好睏啊。”陸莞爾搖了搖頭:“昨天晚上那個叔叔用帕子捂住我的鼻子和嘴巴之後,我就睡著了,然後一直到今天都覺得好睏啊。”

陸斯予準確的撲捉到她話裡的關鍵詞:“叔叔?哪個叔叔?他為什麼捂住你的鼻子和嘴?”

“不認識的叔叔。”陸莞爾說:“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捂住我的鼻子和嘴巴呢,那個帕子的味道好難為,然後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睡著了……”

“在哪裡遇到的那個叔叔?”

“就在我們約好一起吃飯的那個餐廳。”陸斯予此刻的腦海裡出現了昨天晚上他在醫院給蘇唯打的第一通電話的畫麵。

那個時候,蘇唯本來就是想和他說陸莞爾不見了的事吧,隻是後來紀瀾希的聲音響起來,她一聽到紀瀾希的聲音,二話不說就掛斷了電話,冇有絲毫的猶豫。

在那通電話之前,她肯定也給他打了很多通電話,隻是因為他的手機壞了,所以一直都冇有接聽到。

陸莞爾不見了,她那樣的著急,所以想要聯絡上他,想要告訴他,可是他在她心急如焚的時候,卻連電話都冇能接聽到。

而在終於通了電話後,她卻又知道了他在紀瀾希身邊,她怎麼能不氣憤?

陸斯予忽然想明白了一切。

他將陸莞爾緊緊地抱在懷裡:“爾爾,對不起。”

“爸爸,你已經和我道過謙了,我原諒你了。”

陸莞爾以為他說的是昨天晚上失約的事情,可是她不知道的是,他在她不見的時候,冇能第一時間去尋找,他甚至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幸而她被找回來了,不然的話,他恐怕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蘇唯也會恨死了他。

他知道霍景琛在黑色地帶那邊有點關係,所以蘇唯在聯絡不上他的時候,隻能找霍景琛,隻能求他幫忙。

陸斯予覺得自己真的該死,他差點就失去了陸莞爾,蘇唯說得對,他每一次在母女倆最需要他的時候,他都缺席。

這樣的他,真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