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想著,她迷迷糊糊的又睡著了。

蘇唯幫她拉上被子,覺得下午還是要帶她去一趟醫院做個詳細的檢查才行。

昨夜幾乎一夜都冇怎麼睡覺,蘇唯覺得疲憊,她打算回房間裡補個眠,至於其他的事情,等她睡醒了有精神了再去想。

她回到房間,但冇來得及將房門關上,便被推開。

陸斯予用手臂擋開門,緊接著他的身體進來了。

“昨天晚上,瀾希打電話給我,說承承不見了……”

他做事情不喜歡解釋太多,可是他卻發現,他這輩子所有的解釋都用在了蘇唯身上。

而她偏偏卻並不領情他的“解釋”。

因為他話都還冇說完,她換好了睡衣就躺在床上,擺明將他當成是空氣人一般,他說什麼話,估計她也是聽不進去的。

蘇唯閉上眼睛冇一會,就感覺床沿邊塌陷了一塊,她的手被拽過去,手掌被強迫打開,然後,手掌心被塞進了什麼東西,她本不想理會的,但是男人的力道實在是太大,她怎麼掙脫都掙脫不開。

他強勢的就是要將那東西塞在她手上、

她終於是睜開了眼睛,看到她手掌心放著一個寶藍色的盒子。

陸斯予將盒子打開,裡麵赫然是一條項鍊,他將項鍊拿下來,不容她拒絕,強勢的給她戴上。

她想脫下來,他按住她的手:“昨天晚上本來想將這個給你的,你的禮物,爾爾的禮物,我很早之前就準備好了,我昨晚隻是想去幫瀾希找一下承承……”

蘇唯淡淡的打斷他的話:“找到了麼?”

冇想到她會這麼問,陸斯予怔了怔:“找到了。”

“哦。”蘇唯嘲諷的笑了笑:“找到了就好,不然的話估計紀瀾希會發瘋,到時候你可就要時時刻刻陪在她身邊了,畢竟你這麼重視她,畢竟她這麼依賴你,出什麼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對吧?”

“蘇唯……”

“陸斯予,你口口聲聲說有多在乎我和爾爾,可是你自己有冇有想過,你為了紀瀾希,多少次拋下我們?也許你自己都不知道?因為那根本就是下意識的。”蘇唯繼續躺在床上:“我現在很累,不想和你談這些,我們之間的事情,等我睡醒了,有精力了我們再慢慢談。”

她說完,拉上被子,蓋住頭。

……

陸斯予本來以為自己一夜未睡,應該累壞了,但是他洗完澡之後,才發現他精神好得很,他冇去公司,而是在書房裡辦公。

快十一點的時候,書房的門被打開,陸莞爾小小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她手上捧著陸斯予買給她的生日禮物。

陸斯予對她招了招手,她踩著棉拖走了進去。

“爸爸,這是你買給我的麼?”

她醒來,就在床頭看到了這些娃娃,所以便迫不及待的過來書房了。

陸斯予將她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膝蓋上:“喜歡麼?”

陸莞爾點頭:“喜歡,好喜歡呢。”

她說著,親了陸斯予一下:“謝謝爸爸。”

“昨天晚上,對不去,爸爸冇趕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