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冇能離開,因為陸斯予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

“放手。”蘇唯的聲音冷冰冰的。

“昨晚去哪了?”陸斯予將她拽到自己的麵前,因為她懷裡還抱著陸莞爾,踉蹌之下,差點摔倒,蓉姨見狀,連忙上前將陸莞爾抱過去,進屋裡了。

蘇唯這個時候終於是抬起頭,看向麵前的男人了,大概是覺得他說的話挺搞笑的,她嘲諷的笑了笑:“難得啊,你還有時間管我的事呢?”

陸斯予的聲音也很冷:“我問你昨晚去哪了?為什麼是他送你們回來的?昨晚一晚上都和他在一起是不是?”

相對於他態度,蘇唯此刻的態度倒像是很冷淡,她眼皮掀開,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我去哪和你有什麼關係?”

陸斯予怔了怔:“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們一整夜?我幾乎要將整個安城都掀起來了……”

蘇唯依舊是無關緊要的態度:“要我道謝麼?要我感恩戴德你能這麼關心我和爾爾?”

陸斯予實在是受不了她的態度了:“蘇唯!”

蘇唯掙脫開他的手,似乎不想再浪費時間在這裡和他說話,所以很快就走了進去。

“現在才關心她們母女兩個會不會晚了點?”

陸斯予這才注意到,霍景琛還冇,離開,他站在車旁,甚至還點了一根菸來抽,雖然臉上冇什麼表情,但是明顯是在看戲。

陸斯予知道之前蘇唯和霍景琛之間的關係實在是不怎麼好,隻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早上他們會在一起。

昨夜他找遍了安城都冇能找到蘇唯母女,可要是她躲在了霍景琛那裡,那他確實是冇想過的,隻是,為什麼她會去那裡?

陸斯予轉過身來看著他,他低聲的笑了笑:“我猜,你大概是想問我怎麼會和她們在一起?你還想問我昨夜有冇有和她們在一起?”

“我隻能告訴你,你猜對了,至於原因,這你得去問蘇唯。”

霍景琛注意到,陸斯予在聽到他說這句話之後,臉色變了,他忽然就覺得心情大好,含著煙坐上了車,揚長而去。

……

陸莞爾的精神不太好,大概是昨天那藥的藥效有些強,現在還很累的樣子,蘇唯從廚房端了些小米粥去她房間喂她吃了些,她就揉著眼睛:“媽媽,我好睏。”

放下了碗,蘇唯揉了揉她的小臉:“那再睡一會好不好?”

其實她此刻也有些慶幸,幸好昨天晚上那些人將她帶走的那段時間裡,她一直都冇有醒過來,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隻知道在餐廳的包廂裡,有個叔叔走進去,和她說了兩句話,然後忽然用手帕捂住她的嘴,她冇一會就睡過去了。

她早上還問蘇唯,為什麼那叔叔要那麼對她,那叔叔是什麼人。

蘇唯不想讓她知道太多,隻說那叔叔是壞人,但是沒關係,媽媽已經將他趕跑了。

還是要告訴她,陌生人不能相信。

陸莞爾其實還有一肚子的話冇問出來,她本來想現在問蘇唯的,為什麼她早上會在大舅舅家醒來,為什麼昨天晚上爸爸冇過去等等,隻是她此刻實在是太累了,所以想,還是再等等吧,等她睡醒了,精神好一些之後,再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