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時,他也很清楚,以他和蘇唯現在的關係,如果今天的事情,他冇有馬上去解決,冇有能夠給蘇唯一個好的解釋,能夠讓她為之信服的解釋,他知道,他和蘇唯之間,就算完了,再冇有任何的餘地。

想到這,他忽然覺得慌了,前所未有的慌。

紀瀾希從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害怕、

看到他這樣的眼神,她也覺得慌,她知道,他在擔心失去蘇唯,他想離開,他想回去找蘇唯。

他很想阻止他,很想告訴他,她更需要他,他能不能不要回去找蘇唯?

她差點就這樣開口了,話到嘴邊,最後的理智還是讓她冇有將話說出來。

因為她知道,如果她說出了這樣的話,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她的形象,在陸斯予這邊,興許會一落千丈。

她不是這樣衝動的人,她好不容易纔換來今天這樣的局麵,她怎麼能夠自己親手打破?

她是不會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的。

“瀾希,我已經給媽打電話了,她馬上就會過來醫院,她會陪著你,我這邊有急事,我先回去……”

紀瀾希咬著唇,僵硬的點頭。

麵對這樣的她,陸斯予有些愧疚,可是他冇有辦法,他知道現在在他心裡,誰最重要,他不想失去蘇唯,所以他必須回去、

“抱歉。”

他說完,轉身離去。

紀瀾希站在原地,一直在看著他高大的身影,直到這身影完全消失在她眼前,她抬抬手,才發現眼淚落了整張臉。

旁邊,是徐傲秋著急的聲音:“瀾希,你怎麼站在這裡?承承怎麼樣?斯予不是也在這裡麼?他去哪了?”

徐傲秋來的多快啊,可想而知,陸斯予早就做好要回去的準備了,他並不想在醫院陪她一直等,因為他擔心蘇唯會生氣,所以一送他們到這裡,他就給徐傲秋打了電話,讓她過來陪她,而他,本來其實是想等到徐傲秋過來後再走的,可是,剛剛給蘇唯打了個電話,蘇唯掛斷他電話後,他就著急了,甚至連等徐傲秋到來都等不及了,隻想馬上回到蘇唯母子身邊,隻想馬上和她們解釋。

而她和紀諾承,在他心裡,又怎麼能夠比得上蘇唯母子?

見紀瀾希這樣,徐傲秋很著急,她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說話啊,瀾希,到底怎麼了?是不是承承很嚴重?醫生怎麼說話?斯予呢?”

她越問,紀瀾希心裡越是覺得崩潰,最終,大聲哭了出來。

徐傲秋從來冇見過這樣的紀瀾希,她愣了愣:“瀾希?不要哭,有什麼事你和媽說,不要哭?”

眼見什麼都從她嘴裡問不出來:“我給斯予打個電話。”

她拿出手機,卻被紀瀾希搶過去:“不要打,不要給他打,他現在很忙,冇空理我們的……”

“說的什麼話,再忙,能有承承重要?”徐傲秋皺眉:“他在哪呢?”

紀瀾希冇說話,徐傲秋又問:“他現在是不是趕回去和蘇唯她們母女在一起了?”

紀瀾希點了點頭,徐傲秋怒不可遏:“荒唐,蘇唯那女人我就說她自私自利,即使今天是爾爾生日又怎麼樣?她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承承都這樣了,她還不許斯予留在這裡呢,不行,我得給她打個電話……”

徐傲秋說行動就行動,拿起手機就給蘇唯撥了個電話過去,可惜的是,電話響了幾聲,就被掐斷了,她根本連接都不想接她的電話。

徐傲秋是何其驕傲的一個人,蘇唯這行為讓她氣的臉色鐵青:“這個女人真是反了反了,她竟然敢掛我的電話!”

她還想說什麼,但那邊護士已經抱著紀諾承出來了,紀瀾希快步的走上前去抱過孩子,她見狀,也顧不得蘇唯了,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