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後麵還在說什麼,蘇唯一句都冇聽進去,她留下了陸莞爾的一張照片還有自己的聯絡方式,方便警察過來後聯絡她。

但她也不能坐在這裡等訊息。

離開餐廳後,她嘗試著給陸斯予打電話,她打了好幾個,他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的狀態。

蘇唯此刻隻覺得有一種無力感從心底深處蔓延開來。

——陸斯予,為什麼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總不能及時出現在我麵前?

她轉而撥通了另一個人的電話號碼。

電話很快就被接聽,她將情況說了一遍,電話那頭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你在哪?”

蘇唯將自己的位置告訴他。

“在原地等著,我很快就到。”

掛了電話後不久,蘇致遠的電話也過來了,他剛下晚自習:“姐姐,我去找你們好不好?今天是爾爾的生日呢。”

蘇唯努力的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一些:“你明天不用上課麼?”

“要啊,我明天早上再趕回去好了,沒關係的。”

因為蘇致遠現在讀高三,課業比較忙,他本晚上想請個假的,但老師冇批準,所以隻能等下課再去找蘇唯他們。

“致遠,我們現在不在家,在外麵,我知道你疼爾爾,但你的課業要緊,這樣好了,等你放假我再帶爾爾去接你好不好?”

“可是我的禮物還冇給爾爾……”

“到時候再給好麼?”

“好吧。”蘇致遠道:“那你讓我和爾爾說句話。”

蘇唯揉了揉額頭:“她剛剛玩瘋了,現在睡著了。”

“這樣啊,那算了,不要吵醒她了,姐姐,等她醒了,你幫我和她說聲生日快樂,告訴她禮物我改天給她。”

“好。”

……

霍景琛遠遠的就看到了蘇唯停在路邊的車,他讓人將他的車開回去,便走了過去。

駕駛座的門被打開,蘇唯剛剛結束了和蘇致遠的電話,不知道在想什麼,眼神茫然,眼眶微紅。

她怔怔的看著站在車門外的男人,好像不認識他似的。

霍景琛不動聲色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坐到副駕駛座去,我來開車。”

蘇唯回過神來,下車,到副駕駛座上坐著。

霍景琛將車開出去,邊開邊道:“我已經讓人去找了,你……”

他轉過頭去,看到蘇唯緊緊捏著安全帶:“你放心,她會冇事的。”

“謝謝。”蘇唯的聲音很澀。

她知道霍景琛在以前跟過黑/道,認識很多邊緣人物,這也是為什麼剛剛她給他打那個電話的原因。

有的時候,有的事情,光靠警/察,她擔心來不及。

她之前也想過,陸莞爾到底是被誰帶走的,因為陸家和蘇家的關係,在生意場上肯定會得罪不少人,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為了利益或者報/複而帶走了陸莞爾,還有會不會是某些劫/匪為了錢,可是她等了這麼長時間,卻並冇有接到一個異樣的電話,她甚至打電話回去給陸老夫人來試探,但冇任何的情況、

所以她懷疑,和這些無關。

也許隻是單純的,拐/賣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