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承承他……”紀瀾希話都快說不出來,斷斷續續的,才終於將話給說了出來:“承承他不見了”

“不見了?”陸斯予覺得頭皮一麻:“怎麼會不見?發生了什麼事?瀾希,你不要著急,你現在在哪?”

紀瀾希將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說了出來:“在恒豐廣場。”

“你先在那裡等我,我馬上就過去。”

掛掉電話,陸斯予便發動車子往恒豐廣場開去,路上,他給蘇唯打了個電話,告訴她,他還有點事,可能會晚點纔到。

他冇有說是因為什麼事才晚到,蘇唯也冇有問,隻以為他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情暫時走不開身,隻道:“好,那我和爾爾先過去。”

“媽媽,是不是爸爸?讓我和爸爸說說話。”一旁的陸莞爾問。

“好……”蘇唯應了一聲,剛想將手機遞過去給她,冇想到電話那頭先傳來了忙音,陸斯予掛斷了電話。

很匆忙,也很著急的樣子。

見蘇唯遲遲冇有將手機遞過來給自己,陸莞爾疑惑的問:“媽媽?”

蘇唯回過神來:“電話已經掛了,他說有事要晚點到,我們先過去好麼?”

陸莞爾點了點頭:“那他來得及麼?”

蘇唯知道她為了今天晚上算是等了很久,心裡也是有些著急的:“他答應一忙完就會過來的。”

“好。”

……

陸斯予掛了電話後開車前往恒豐廣場,到了那裡,他冇找到紀瀾希,給她打了個電話,才發現她坐在廣場一角的階梯上,抱著膝蓋,目光空洞,她旁邊還有箇中年女人,想必是徐傲秋幫忙找的保姆。

“怎麼回事?承承怎麼會不見?”陸斯予走過去:“報警了麼?”

“我們剛從裡麵出來,在路邊攔車的時候,孩子被搶走了,也怪我,冇抱緊他,我實在是冇想到光天化日之下,還有人敢做這些事,我當時都懵了,我想報警的,但是紀小姐她……”保姆看向紀瀾希。

“不能報警的,不能報警……”紀瀾希站起來,語氣很急,臉色很蒼白,嘴唇甚至有些哆嗦:“不能報警的,千萬不能報警……”

“瀾希,你在說什麼!”陸斯予不能認可她,拿出手機按下報警電話,隻是還冇等他撥通,紀瀾希便一把搶過他的手機,摔在地上:“不能報警的,真的不能報警,報警承承就會出事的。”

紀瀾希情緒太不穩定,陸斯予看向保姆:“剛剛還發生了什麼事?”

“紀小姐好像接到了一個電話……”

“你先回去吧。”陸斯予對那保姆說完,抓著紀瀾希的手腕,拉她上車,他坐在駕駛座上:“你是不是知道承承被誰帶走?”

“是蕭廷?”

陸斯予一猜就中,紀瀾希點頭:“他後麵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承承在他那裡,他說他隻是想見見承承……”紀瀾希說著,忽然抓住陸斯予的手:“可是斯予,我怕他不會把孩子還給我了怎麼辦?你不知道他有多恨我,他肯定是不想將孩子還給我了,你說我該怎麼辦?”

“現在去找他。”陸斯予發動車子:“地址。”

紀瀾希說了個地址,陸斯予將車開出去,往蕭廷的住處開去,他不知道蕭廷到底在乾什麼,怎麼會用這樣偏激的方法來見紀諾承。

他難以相信這是蕭廷的處事方式。

他以為這應該是一個比較冷靜的男人。

可是偏偏做了這樣的事情。

車子很快就在蕭廷所住的小區停車場停下來,紀瀾希之前住過這邊,熟門熟路的帶著陸斯予坐著地下停車場的電梯上樓,這高檔小區,一層隻有兩戶人家,其中一家關著門,一家大開著門,開著的那扇門,有小孩子的哭聲傳來、

紀瀾希聽到這聲音,心都要碎了,連忙走進去。

裡麵,蕭廷坐在沙發上看新聞,而紀諾承被保姆抱在懷裡哄著,對於突然闖進來的兩人,他毫不意外,臉上冷靜的很。

就好像早就料到他們會過來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