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從她這樣是套不出什麼有用的資訊了,陸老太太覺得煩躁,擺了擺手示意她停下來:“好了好了,時間不早了,我想休息了,你先出去吧。”

徐傲秋覺得陸老太太莫名其妙,叫她進來是想瞭解紀瀾希的事情,她已經覺得奇怪了,可是她將心中的想法給說出來,她偏偏又不相信,現在還一臉不耐煩的要將她趕走。

她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但是對於陸老太太的話,她也不敢反抗,儘管滿肚子的疑問,也儘管她有些不滿,可是也不敢表現出來,隻能道:“知道了,媽,那您好好的休息。”

她剛走到門口,後麵卻再次傳來陸老太太的聲音:“傲秋,我知道一直以來你都很在乎紀瀾希,也很喜歡她,但是她做陸家女兒可以,可是要是想成為陸家媳婦,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明白麼?我勸你趁早想明白這點,不要再胡思亂想,再做出什麼讓我和你爸爸失望的事情,陸家,在我這個老婆子還活著的時候,我必定會拚儘全力來維持完整,我不允許任何人來破壞這份完整,懂麼?”

徐傲秋皺了皺眉,轉過身,點頭。

從陸老太太的房間出來後,徐傲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坐在沙發上想著剛剛陸老太太所說的那些話,越想越覺得氣憤,她知道老太太是在警告她,讓她不要再癡心妄想紀瀾希能夠和陸斯予在一起,她是永遠都不會接受紀瀾希嫁進陸家的。

徐傲秋始終覺得自己心中的這團火不能夠消下去,所以便拿起手機撥通了紀瀾希的電話。

“瀾希,睡了麼?”

紀瀾希在醫院,剛哄紀諾承睡下,她準備去洗個澡就睡了:“冇有,媽,怎麼了?怎麼這麼晚給我打電話?發生了什麼事麼?”

“冇有,剛剛你/奶奶叫我過去聊天,聊了一些關於你的事。”

紀瀾希笑了笑:“奶奶和您說了什麼,怎麼聽您的語氣感覺您很氣憤?”

“她問我承承的事,還問你和蕭廷是怎麼回事,我不過是說了句我覺得孩子和斯予小時候很像,她就生氣了,本來吧,承承和斯予小時候真的長得很像,我並冇有說錯啊……”

她話還冇說完,就被紀瀾希出聲打斷:“媽,這樣的話不要亂說,承承怎麼會和斯予長得相似呢?他是我的孩子……”

“瀾希,事到如今你還不肯和我說實話麼?”

“媽,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算了算了,反正事實是永遠也改變不了的,即使你怎麼隱瞞也冇有用,到時候老太太看到承承就知道我說的冇錯了。”

“媽……”紀瀾希似乎在猶豫,但是最終還是將話給說了出來:“奶奶今天上午過來醫院了……”

徐傲秋大吃一驚:“真的麼?你怎麼不和我說?那你/奶奶見到承承了麼?”

“見到了。”

徐傲秋屏住呼吸:“她什麼反應?說了什麼了麼?”

“她問了我一些關於我和蕭廷的事,還問我蕭廷知不知道我生了承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