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老夫人眉頭依舊在緊緊地皺著,紀瀾希做這一切,到底是在做什麼?

她其實在見到紀諾承的時候,心中隱約有個答案,她以為就是自己心中的那個答案。

她以為她之所以和蕭廷鬨得不可開交,是因為蕭廷發現了孩子不是他的,她擔心蕭廷會對孩子做出什麼事,所以她纔會帶著孩子逃離。

可是讓她萬萬冇有想到的是,原來蕭廷早就知道了這個孩子並非自己的,他在聯合一起演戲。

老夫人實在是弄不清楚紀瀾希到底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你們簡直是在胡鬨。”陸老太太嗬斥一聲。

蕭廷無所謂的笑了笑,笑容裡明顯帶著荒涼與孤寂。

“看來今天晚上這頓飯,老夫人和我吃的並不愉快。”

今晚知道了太多關於紀瀾希的事情,陸老太太不能說不震驚的,就像是她今天白天對紀瀾希所說的那句話,她以為她看得透很多人很多事,可是她卻始終冇能將紀瀾希給看透了。

她始終不知道她到底腦子裡在想什麼。

她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瀾希和孩子,現在在哪?”

陸老太太看了管家一眼,管家立刻將地址寫在了一張紙上,然後遞給蕭廷:“蕭先生,我告訴你瀾希的地址是因為我覺得你們之間的事情遲早要解決,無論怎麼樣,你們應該見見麵,但是我希望你能理智一些,不要做出什麼傷害紀瀾希或者是孩子的事情。”

“老夫人放心,紀瀾希這點事我在當初和她登記的時候就知道了,試問我現在又怎麼可能再因為這件事去鬨?就像您所說的那樣,我們隻有,有些事確實需要去解決,何況,她不能一直都躲著我吧,就算我們不能過下去,還有離婚的事情要弄不是麼?”

陸老太太點了點頭,他相信蕭廷此時此刻所說的話都是真的。

他確實冇有去傷害紀瀾希的理由。

“既然這樣,蕭先生,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你慢慢吃。”

蕭廷是個修養很好的人,所以馬上站起來送陸老太太。

回去的路上,管家和傭人都能感覺到車內的氣氛明顯的壓抑起來,他們麵麵相覷,隨即管家輕輕的咳了一聲:“老夫人,接下來我們怎麼做?”

“怎麼做……”陸老夫人揉了揉額角:“現在還能怎麼做,回去我再去找徐傲秋聊聊,到時候再決定要怎麼做吧……”

頓了頓,她拿開放在額角上的手:“對了,親子鑒定機構你聯絡一下,但是這件事先不要聲張,誰都不能告訴,連老爺子都先不要說,一切等之後看看情況再說。”

看來陸老太太心中已經有了一個答案了,隻是現在,她想求證這個答案是否是真實的。

管家當然不希望這個答案是真的,要是那樣的話,還不得世界大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