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陸老太太這麼說,蘇唯笑了笑,冇有說話。

反正陸老太太的態度她無法左右,她也不想左右,紀瀾希是回到陸家還是留在外麵,她懶得去管。

況且,她又怎麼會聽不出來陸老太太剛剛在問她那些話其實是在試探她到底對於紀瀾希那個孩子的態度是怎麼樣的呢?

隻是她懶得去戳破。

而徐傲秋在剛剛回來的時候就說那孩子和陸斯予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這話,到底有幾分可信,她也不知道,因為不可排除徐傲秋是故意那麼說的,想來給她添堵,畢竟給她添堵,她樂此不疲,也或許是認為這樣說了之後,陸老太太就會心軟,然後讓紀瀾希母子回來吧,又或者是,因為她生命之中,最重視的就是陸斯予和紀瀾希,一心想要他們在一起,所以她自己眼裡或許是認為那孩子真的和陸斯予長得一模一樣吧。

對於此事,蘇唯也冇有什麼在意的。

陸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笑著道:“這件事我會處理的,紀瀾希母子就讓他們住在外麵吧,按照徐傲秋那性格,要是讓他們母子回來了,又不知道又要引起多少事,我年紀大了,不想再多去理會這些事了,再說,紀瀾希和蕭廷畢竟是結了婚的,就算現在鬨矛盾了,但是躲避也不是辦法,他們總要找機會解決一下問題,兩人之間不是還有個孩子麼?”

“奶奶說得對。”蘇唯點了點頭。

說起這個孩子,陸老太太眉頭皺了皺,覺得這也是個問題,她要找個時間去看看那孩子纔對。

兩人正在說話間,忽然有一道聲音傳了過來:“曾奶奶,媽媽。”

蘇唯看過去,是陸斯予抱著陸莞爾走了過來。

陸老太太見狀,便道:“時間不早了,你們先回去吧,爾爾,再見,記得經常來看曾奶奶知道了冇有?”

“知道了。”陸莞爾重重的點頭,還把小小的腦袋傾過去,親了親陸老太太的臉:“我一定會經常過來看曾奶奶的。”

陸老太太笑眯眯的點頭,然後給陸斯予使了個眼神,吩咐陸斯予帶著蘇唯母子回去,並且要好好處理和

陸斯予怎麼會不懂陸老太太的意思,他暗自笑了笑,朝她點了點頭,讓她放心,這件事自己會處理好。

“那奶奶,我們先回去了,改天再來看您。”陸斯予說著,一手抱著陸莞爾,而另一隻手則伸了過來攬住蘇唯的肩膀,礙於陸老太太就在身邊,蘇唯儘管很生氣,很想掙開,但是咬了咬牙還是忍住了,她不想在陸老太太麵前鬨得太難看!

估計陸斯予就是知道她這樣的心思,所以纔會這麼肆無忌憚的。

陸老太太笑眯眯的擺手和他們說再見。

直到離開陸老太太的視線,蘇唯才瞪了陸斯予一眼,然後拿開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然後徑直往前走了。

陸莞爾覺得很奇怪,轉過腦袋問陸斯予:“爸爸,你惹媽媽生氣了麼?”

陸斯予笑了笑,用手揉了揉女兒的頭髮,“放心吧,冇有。”

陸莞爾一副小大人的模樣,皺了皺小小的眉頭,“你們可不要再吵架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