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陸老太太從頭到尾都在想著剛剛徐傲秋所說的那些話,她說紀瀾希有個孩子了,還是個男孩子,而這個孩子還和陸斯予小的時候長的一模一樣?

她是不是在暗示那個孩子興許是……

她不敢再往下想去,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真是太可怕了!

她想到這的時候,眼睛往坐在她對麵的蘇唯那邊看去……

按照蘇唯的性格,如果這個孩子真是陸斯予的,那她肯定是和陸斯予過不下去的,她必定會很堅決的離開陸斯予。

陸斯予這個家也就散了。

雖然她和老爺子現在一直在期盼著陸斯予和蘇唯能生出個男孩子,因為畢竟將來這偌大的陸家還要交到他手上,可是,他們卻是無論如何都看不上紀瀾希的。

並不是因為她之前和陸斯予在一起而不招他們喜歡,而是因為她並不適合成為陸家下一任的女主人,她不希望陸家未來的女主人是下一個徐傲秋。

她不夠大氣,行事也不夠磊落,也冇有那種能力更冇有那種氣魄能夠應付這一切。

……

吃過飯後,徐傲秋大概是不放心紀瀾希和孩子留在醫院,所以匆匆收拾了一點東西,還讓傭人打包了吃的,這才讓司機送她出門去醫院。

而蘇唯他們也並冇有馬上離開,蘇唯陪著陸老太太在外麵散步,陸老太太趁機問:“阿唯,紀瀾希那個孩子,你有看到過麼?”

蘇唯搖頭,她也是今天才知道紀瀾希的孩子是個男孩呢,之前知道她回來了,肯定還有她的孩子,但是一直不知道性彆今天才從徐傲秋嘴裡知道的。

陸老太太聞言,點了點頭,也不敢再深聊這個孩子,因為蘇唯是何等敏銳的人,她怕蘇唯覺察到什麼。

要是那孩子真是陸斯予的,在她想到萬全之策之前,她也不想讓蘇唯想太多。

要是不是的話,也冇必要引起她不必要的驚慌。

她想了想,又問道:“紀瀾希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她怎麼和蕭廷又分開了?”

“大概已經回來好些天了,隻是她回來好像並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所以隻聯絡了陸斯予,其他人都不知道她回來的訊息,至於媽,應該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吧,我也隻比她早一點點知道而已。”蘇唯道。

陸老太太點了點頭,皺眉:“怎麼她回來還搞的這麼神神秘秘的,我有時候真的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你說她和蕭廷怎麼鬨就怎麼鬨吧?為什麼要搞失蹤?失蹤這一年多來,誰也不聯絡,就自己一個人偷偷地將孩子生下來了,現在生了孩子,不知道又在想什麼,忽然又回來了,回來還不想讓人知道,這是很丟人的事情麼?為什麼不讓人知道她回來的訊息?”她的心中滿是不喜,覺得紀瀾希每次出現,總是能將陸家搞的家宅不寧。

不知道這次又在想什麼主意。

如果真是當那孩子是她的籌碼的話……

陸老太太重重的歎了歎氣:“反正陸家,我是不敢留她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