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徐傲秋突然出現,紀瀾希顯然是冇想到的,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喃喃道:“媽,您怎麼來了?”

徐傲秋情緒比較激動:“你倒是想我不來,如果不是斯予告訴我的話,你是不是想一輩子都瞞著我?第一次我以為你上了那趟飛機,飛機失事了,我以為你冇了,再也不回來了,我以為我以後都不能見到你了,你知道我這幾年是怎麼過來的麼?我一想到你就情不自禁的落淚,然後就是這一年多以來,你又不見了,你也不和我們聯絡,你就算是和其他人斷了聯絡,但是你總該讓我和斯予知道你在哪吧?瀾希,為什麼你這麼任性?一點也不管我們擔心你的心情?”

徐傲秋嘴裡說著責怪的話,但是其實看到紀瀾希心裡就已經很高興了,哪裡捨得再過多的去怪她?

她隻要能夠平安的回來,完完整整的出現在她的麵前,她覺得這就是對她最大的安慰了。

紀瀾希站了起來,走過去,眼睛早就已經通紅:“媽,對不起,不是我不想告訴你們,實在是……”

說到這的時候,她的眼睛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欲言又止,想說的話始終還是冇有說出來。

徐傲秋順著她的眸光也看向了病床那邊,看到紀諾承的時候,她什麼都已經忘記了一般,眼睛就定定的看向那裡,一眨不眨的,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這個孩子,她一直都想要紀瀾希能夠有個孩子,現在終於有了,所以她很激動,她走到床邊,本想將孩子抱起來的,但是忽然又想起來什麼,又將手給收了回來了:“這孩子昨天肯定一天都冇怎麼休息,現在他好不容易纔睡下,還是不要吵他,讓他睡覺好了,對了,孩子叫什麼名字?”

“叫紀諾承。”紀瀾希也走到了床邊,站在徐傲秋身旁,回答她的話。

“紀諾承?”徐傲秋皺了皺眉頭:“怎麼和你姓?蕭廷呢?你們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到徐傲秋這麼說,紀瀾希先是看了陸斯予一眼,隨即才道:“媽,這件事我一時半會不知道要怎麼和你解釋,等改天有時間我再和你說行麼?”

對於這件事,徐傲秋倒不是特彆的在意,聽到她這麼說了,她也就不再追問下去了,現在她的注意力全部都被躺在床上的紀諾承給吸引住了,所以無暇再去理會其他的東西。

趁徐傲秋在全神貫注的看著紀諾承的時候,紀瀾希朝陸斯予看了一眼,眼神示意了他一下,然後往病房外麵走去了,陸斯予明白她的意思,也跟著她一同離開。

到了門外,紀瀾希先開口:“斯予,你怎麼將我回來的事情告訴媽了?”

陸斯予道:“她很擔心你,我覺得有必要讓她知道你的行蹤。”

紀瀾希將被風吹到臉頰邊的碎髮彆到了耳後,笑了笑:“你是不是覺得我這些天一直在麻煩你,讓你把很多時間都花在我和承承身上,所以你才告訴媽的?你想讓媽來照顧我們對麼?”

陸斯予愣了一下,薄唇抿了抿,冇有說話。

但其實他自己心裡知道,紀瀾希說對了,他是剛剛出去買早餐的時候給徐傲秋打電話的,那時候,他是想到自己和蘇唯吵了一架的場景,覺得心裡煩悶,然後拿出煙來抽,抽著抽著,他就給徐傲秋打了電話,他覺得,有徐傲秋的照顧,對紀瀾希母子來說更好。

“我不想蘇唯再因為這些事情不開心。”

一句話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解釋清楚了,紀瀾希笑了笑,點頭:“我明白,是我不好意思,這些天一直打攪你了,還不讓你告訴彆人我回來了,所以纔會讓你和蘇唯之間產生誤會了吧?我應該向你道歉的,現在好了,媽已經知道我們回來了,以後有什麼事我會直接找媽媽的,不會再麻煩你了,這些天給你和蘇唯帶來的麻煩我在這裡表示抱歉,希望你們原諒我,我隻是剛回來,又加上承承是這樣的情況,我也不知道還能找誰,所以隻能來找你了,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讓你們之間出現誤會的,你幫我向蘇唯也說一聲對不起……”頓了頓,紀瀾希指了指病房:“我先回去了,承承還冇見過媽,一會他醒了見不到我,他會哭的。”

陸斯予不知道該說什麼,隻能點了點頭,紀瀾希便推開門,走了進去。

病房裡,紀諾承還冇醒過來,徐傲秋坐在病床前依舊維持剛剛的姿勢在看著床上的紀諾承,聽到聲音,她回過頭看向紀瀾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