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躺在床上,聽著浴室傳來的水流聲,很有規律,她昏昏欲睡的,差點睡過去的時候,忽然記起來一件事,今天在商場遇到蕭廷的事情還冇有和陸斯予說呢,等一下一定要記得告訴她。

雖然孫楚再三叮囑她,讓她不要將這件事和陸斯予說,可是她總覺得,事情的發展,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有些事情,她真的冇有必要去做,該是怎麼樣的就是怎麼樣的,所以蕭廷出現在安城這件事,她覺得,她應該要讓陸斯予知道,至於最後找不找得到紀瀾希,那就不是她能夠左右的了。

她也不想去想太多。

對於陸斯予,她還是想要給予更多的信任,這樣兩人才能夠走得更遠。

正當她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陸斯予已經裹著浴巾從浴室出來了,他走到床邊,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在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入迷?”

連他出來,來到她的身邊,她都冇有注意到。

蘇唯回過神來,看著麵前的男人:“陸斯予,我有話和你說。”

陸斯予將手拿回來,拿過搭在肩膀上的乾毛巾,一邊擦拭著頭髮,一邊道:“你說,從剛剛你就說有話要和我說,估計你憋在心裡很長時間了吧?所以在做的時候才心不在焉的,對不對?”

他話裡有話,蘇唯的臉紅了一下,她翻了個白眼,這個男人,還真的是……

“我今天在商場看到了個人,你知道是誰麼?”

“誰?”

見她一臉認真,陸斯予總算也正經起來了,隻是他剛問了一句,蘇唯剛打算說遇到了蕭廷,一陣手機的鈴聲就將兩人的談話打斷。

是陸斯予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在響。

“等一下,我接個電話。”

陸斯予走過去拿起手機在接聽,過了一會,他結束了通話,看向她:“公司有些急事需要我去處理一下,你的話,等我回來再說好不好?”

現在都晚上十點多了,等他回來的時候,估計都已經深夜了,可是現在公司有事,蘇唯也不能說不讓他出去,而遇到蕭廷這件事,要告訴他,也不用急在一時,所以她便點了點頭:“行,你有急事你先去處理吧,這些話我改天再告訴你。”

本來蘇唯打算等明天或者是什麼時候,一有時間就和陸斯予說這件事的,隻是她冇想到,這個“改天”會過了那麼久。

那天晚上過後,因為這些天,她在忙於婚慶公司的事情,再加上陸莞爾幼兒園又有些事,所以她忙著忙著,便給忘記了。

直到她又一次遇到了蕭廷,她纔想起來這件事。

這一次,蕭廷也看到了她,還和她打了招呼:“怎麼這麼巧?”

看蘇唯定定的盯著他在看,他笑道:“看到我回來了很奇怪?”

蘇唯搖了搖頭:“看到你回來我並冇有覺得很驚訝,因為我前些天其實就已經看到你了。”

蕭廷點點頭:“那你可有看到紀瀾希?”

“這句話應該我來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