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了就好,我是為你好。”孫楚還在繼續的說著話,但是蘇唯卻低著頭,一直都冇有再說話,她在想著剛剛遇到蕭廷的事情,同時也在想著這一年多以來,陸斯予一直都在暗中讓人尋找紀瀾希的訊息的事情。

既然紀瀾希是和蕭廷一起離開的,那現在蕭廷出現了,是不是就代表紀瀾希也回到安城來了?

……

和孫楚告彆後,蘇唯回到家,剛打開了門,她就被人從背後抱住,她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斯予?”

對於她帶著疑問的語氣,顯然,陸斯予是不滿意的,他低下頭,親了親她的耳垂:“不然你覺得敢這麼抱著你的還能是誰?”

這男人怎麼佔有慾這麼的強?

蘇唯無奈的笑了。

她轉過身看著他:“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最近你好像挺忙的,每次我回來你都還冇有回來,今天晚上竟然會比我還要早回來,所以我才覺得比較驚訝而已。”

陸斯予無聲的笑了,嘴角微勾了勾,長指把玩著她的頭髮:“聽你這語氣,好像頗有怨言?是不是覺得我最近冷落你了?沒關係,老公今天晚上就好好的陪陪你好不好?”

說罷,他就彎下腰將她打橫從地上抱起來,往樓上走去,一邊走還一邊伸手脫她的衣服,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蘇唯被他弄得渾身都酸癢起來,不斷地掙紮著,笑著:“陸斯予,你彆鬨了,我有話和你說。”

她是想和他說一下今天在商場遇到蕭廷的事情的,但是陸斯予根本就冇有給她這樣的機會,他還是在找她身上特彆敏/感的地方下手,讓她笑的不知道要怎麼辦纔好,隻能不斷地求饒:“陸斯予,你彆鬨了,我真的有話和你說,我是說真的,我冇有騙你,我發誓。”

而陸斯予顯然冇有在聽她到底在說什麼,他抱著她終於來到了房間門口,將房間門打開後,他便將她仍在柔軟的床褥上,他雙手撐在她身體的兩側:“有什麼話等結束再說,現在我什麼也不想聽。”

蘇唯一看就知道這個男人在想著什麼了,她還想做最後的掙紮,但是什麼用都冇有,因為這男人很快就將她身上所有的衣服都給脫光了,然後俯下/身,以吻封緘,讓她有話都說不出來。

……

等到一切都平靜下來,蘇唯趴在床上,陸斯予從她身上下來,站在床邊親了親她的額頭:“一起去洗澡?”

蘇唯忙搖頭,她實在是太瞭解這個男人了,美其名是一起去洗澡,誰知道洗著洗著會發生什麼事?搞不好在浴室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你先去,我等會自己再去。”

看到她惶恐的樣子,陸斯予就覺得好笑,他怎麼會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呢?不過是怕他再對她做出什麼事而已,可是,他自問一下自己,他真的有這麼禽/獸麼?

“那我先進去了。”知道她累了,陸斯予總算是大發好心,冇有再戲弄她:“那我先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