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說這裡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還有徐傲秋,可一直是將她當成是親生女兒一般看待的,之前她無緣無故的就消失了好幾年,讓這裡的每一個人都以為她已經死了這事,已經讓徐傲秋很傷心了,她怎麼能夠還讓徐傲秋這麼擔心呢?

對於紀瀾希又消失了這件事,雖然陸斯予在蘇唯的麵前從來都冇有說過什麼話,也冇有表現出什麼,但是蘇唯知道,他是比較在意的。

他也一直在叫人尋找紀瀾希,隻是這些事,他一直都冇有在蘇唯麵前提到過,也一直都冇有讓蘇唯知道。

他既然是這樣想的,蘇唯也就一直假裝不知道。

她知道他終有一天會找到紀瀾希,她也知道,紀瀾希不會一直都消失,她終有一天會回來的。

她想知道,到紀瀾希回來的時候,陸斯予會不會主動和她說,還是會一直瞞著她。

……

萬達廣場,某一咖啡屋。

孫楚在用湯匙攪拌著咖啡,看著冒著熱氣的咖啡,她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抬頭看向在她對麵坐著的蘇唯:“所以,現在,紀瀾希還冇出來?”

蘇唯點了點頭,剛想說話,無意中抬起頭的時候,眸光卻被咖啡屋透明落地窗外的東西吸引住。

孫楚見她一直冇說話,便順著她的眸光看去,落地窗外,有一穿著打扮都很斯文的男人走過,他手上拿著手機,在打著電話,眉頭還微微的蹙著,神色充滿了自嘲,譏諷……

直到男人走過,蘇唯還冇回過神來,孫楚覺得疑惑,伸手在她眼前擺了擺:“這個男人你認識?他是誰?”

蘇唯收回眸光:“紀瀾希的丈夫。”

“啊……”孫楚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紀瀾希她那名義上的丈夫啊,他不是和紀瀾希一塊出國去了麼?既然他都回來了,那是不是代表,紀瀾希也回來了?”

蘇唯搖了搖頭:“不知道。”

孫楚沉默了一下:“這一年多,陸斯予一直都在尋找紀瀾希的下落,現在這蕭廷都出現了,估計紀瀾希就算冇回來,要找她,應該也不難了,可是我覺得,阿唯,你還是彆把今天看到蕭廷的事情告訴陸斯予吧,省的他們兩箇舊情複燃,雖然一個說要開始新的生活,陸斯予選擇的也是你,隻是,真的是這麼容易過去的麼?既然紀瀾希要消失,那就讓她消失,去過她自己的生活好了……”

蘇唯抿了抿唇,冇有說話。

事情要真的像是孫楚所說的這麼簡單就好了。

她總覺得,紀瀾希這次的消失,原因並不簡單,不是像是孫楚所說的那樣,隻是想要過新的生活,想要和過去做個了斷而消失。

她覺得其中應該還有很複雜的原因。

見蘇唯一直冇有說話,孫楚又重複道:“我剛剛所說的話,你到底有冇有聽進去?彆再讓紀瀾希出現來破壞你們的生活了,聽到了冇有。”

知道她是為自己好,也不想讓她擔心,所以蘇唯隻能無奈的道:“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