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瀾希……”陸斯予伸出手來放在紀瀾希的肩膀上,想要將她推開,但是紀瀾希似乎覺察到他的意圖,她放在他腰間的手更加的用力了,將他緊緊的抱住,聲音低低的,帶著哭意:“最後一次了,不要推開了,我隻是想和你告個彆,斯予……”

她抬起頭看向他,眼眶紅紅的:“你保重……”

她一邊說話,一邊將放在他腰間的手鬆開,慢慢的後退:“再見。”

陸斯予總以為紀瀾希其實是帶著幸福與對未來的憧憬跟蕭廷離開安城的,但是最近發生的種種和此時此刻她所表現出來的模樣,卻讓他不得不懷疑,她根本就不想和蕭廷離開,她隻是基於某種原因所以纔不得不要和他離開。

隻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她不得不要和蕭廷離開?

他前兩天曾經找她談過,和她說過蕭廷的事情,問過她和蕭廷之間的問題,當時她就笑著問他,她找到了要相伴一生的人,他不應該祝福她麼?

她說後半生都要和蕭廷在一塊,所以對於他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她不在意了,她還說她,相信蕭廷,相信他對她的感情,也相信他以後會一心一意的對她……

可陸斯予實在是太瞭解紀瀾希了,彆看她平常溫溫柔柔的樣子,但其實她的佔有慾是十分強的,如果她認定了一個人,她是要這個人全心全意的屬於自己的,她決不可能在這個男人還未將之前的關係了斷清楚就和他在一起,更何況還為這個男人懷上了孩子,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而紀瀾希所表現出來的,陸斯予不知道是自己猜錯了還是因為紀瀾希實在是太愛蕭廷了,所以才能容忍這些。

可真的這麼愛他的話,為什麼現在她都要和他出國了,要去過屬於他們的生活了,但在她身上卻似乎並冇有多少幸福的感覺呢?

“瀾希。”陸斯予看著她:“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真的是心甘情願的要和蕭廷離開?”他頓了頓,往蕭廷那邊看了一眼,然後又看向她:“還是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紀瀾希笑了笑:“哥,你在說什麼呢?怎麼問這樣的問題?我當然是自願和蕭廷離開的了難不成還是他綁架我的麼?”

她邊說邊看向蘇唯:“嫂子,你看哥,他在胡說什麼呢……”

蘇唯笑了笑,冇有說話。

“瀾希……”

陸斯予還想說什麼,機場的廣播提醒著,他們應該去安檢登機了,蕭廷也在這個時候走過來站在紀瀾希的身邊:“我們該走了。”

紀瀾希點了點頭,終於鬆開了陸斯予的手:“我們走了,保重。”

蕭廷拉著紀瀾希的手往安檢處走去,陸斯予大步追了上去:“瀾希,有什麼事,記得給我打電話。”

“好。”

兩人的身影終於消失在視線之內,陸斯予走了回來:“走吧。”

他伸手想要拉住蘇唯的手,但是蘇唯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她在他伸出手差點就要觸碰到她的時候,忽然邁開腳步,往機場門口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