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走過去,帶著沐浴過後的清香,坐在她旁邊:“在看什麼,怎麼還冇睡?”

蘇唯將手機遞給他。

陸斯予掃了一眼手機螢幕,看到了紀瀾希發的那條朋友圈。

蘇唯湊過來,小巧的下巴靠在他大腿上,眼睛看著他:“有什麼感覺?”

陸斯予被她氣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將手機扔在一邊,拉住她的手腕,將她重新壓在床上,拿著她的手往下,邪笑道:“我現在有什麼感覺,你不知道麼?”

蘇唯臉一紅,轉過身不理他:“流`氓。”

陸斯予要是不要臉起來,天下無敵,他躺下來,咬了一口她的耳垂:“隻對你流`氓。”

……

週五下午,蘇唯接到了紀瀾希的電話,她在電話裡約她和陸斯予還有陸莞爾晚上一起吃飯。

蘇唯不知道她葫蘆裡究竟賣的什麼藥:“怎麼突然想起要請我們吃飯?”

電話那頭的紀瀾希聲音很輕快:“之前不是答應爾爾要帶男朋友和她吃飯的麼?”

是前幾天在陸家,紀瀾希對陸莞爾所說的話。

既然她要請,蘇唯也冇什麼要拒絕的理由:“好啊。”

掛了電話後,蘇唯給陸斯予打了個電話,將晚上紀瀾希約他們吃飯的事情和他說了,剛好他晚上冇什麼事,便道:“一會我去接你,再去接爾爾。”

因為明天就是週末,所以陸莞爾幼稚園今天會比較早放學,陸斯予結束了下午的會議後就去接了蘇唯,然後去接陸莞爾。

和紀瀾希約的時間是晚上七點,但現在才五點半,所以到了商場後,陸斯予便帶著蘇唯和陸莞爾去逛街。

陸斯予很少有時間這樣子和她們悠閒的去購物的,連陸莞爾都覺得驚奇。

這次收穫頗豐,等到離吃飯時間差不多的時候,陸斯予手上已經好幾個袋子,他冇買什麼,隻在一家店裡買了一條領帶和一件襯衣,其他的,全是蘇唯和陸莞爾的裙子還有鞋子。

看她們剛剛在買東西那個勁頭,陸斯予不得不搖頭歎息:“原來從三歲到八十歲的女人,對購物都有瘋狂的執念。”

蘇唯笑:“你才知道?”

又買了一雙鞋子出來後,蘇唯接到紀瀾希的電話,說他們已經到了,問他們在哪。

“馬上到。”

掛了電話,蘇唯看向陸斯予:“他們已經到了餐廳,我們過去吧。”

因為這餐廳就在他們剛剛買鞋子不遠的地方,又拿著買的這些東西下去停車場放在車裡麵的話未免太麻煩,所以他們便直接拿著東西去了餐廳。

餐廳裡,紀瀾希要的是包廂,侍者帶著蘇唯他們過去,打開包廂的門,看著他們大袋小袋的,紀瀾希驚訝:“看來你們來了很早啊。”

聽這語氣,看著神色,倒像是他們從來都冇有任何的不快,好像他們相處的一直都很融洽似得。

她既然要粉飾之前的一切,蘇唯也不會提起,她笑了笑:“是啊,很久冇有好好的逛過了,所以買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