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傲秋明白,此刻陸老夫人對自己說的這些話,是在敲打她,也是在點醒她,警告她,讓她不要再插手陸斯予和蘇唯之間的事情,讓她不要再為了紀瀾希胡作非為。

可徐傲秋不認為那些事是在胡作非為,因為她隻是想讓紀瀾希得到她想要,同時也是也是應該屬於她的東西而已。

無論是陸斯予還是陸斯予妻子這個身份,本就應該屬於紀瀾希的纔對,而蘇唯算是什麼東西?怎麼能夠和紀瀾希來搶。

隻是徐傲秋此刻心中所想的這些,卻並不敢在陸老夫人麵前說。

她還冇有那個膽子敢在她剛和她說完讓她不要再插手陸斯予和蘇唯之間的事情之後就對她說這些話。

徐傲秋點頭:“媽,我明白您的意思。”

可是明白又怎麼樣?知道她的想法又怎麼樣?她還是堅持自己所認為對的東西。

……

蘇唯在接到蕭管家的電話也冇覺得有什麼,因為覺得陸老夫人讓他們回去吃飯也很正常,有時候老人家就是這樣。

掛了電話後,蘇唯又和陸斯予說了這件事。

晚上,陸斯予提前下班,先去接了蘇唯,然後再去幼稚園接陸莞爾。

陸莞爾今天在幼稚園聽老師說了個新的故事,她覺得很好玩,所以一上車,就迫不及待的要和自己的爸爸分享了,她坐在後排的安全座椅上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蘇唯卻好像在晃神,一直在想著自己的事情,估計連陸莞爾在說什麼都不知道。

陸斯予不可能讓女兒在興趣勃勃的說著話,而他們兩個毫無迴應的,所以他便一邊開車一邊迴應著陸莞爾,一路上,說話的都是他們父女兩個,蘇唯基本上冇怎麼開口。

車子終於到了陸家停下來,她似乎都並不知道,還是陸斯予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纔回過神來,看到車窗外是陸家的大門,她解開安全帶:“這麼快就到了。”

陸斯予將手伸到她的額頭前去探測了一下溫度,有些涼,並冇有發燒:“蘇唯,你是還不是哪裡不舒服?”

蘇唯搖頭,將他的手拿下來:“我冇事。”

陸斯予顯然不相信,他眯了眯眼眸:“真的?”

蘇唯點頭:“真的,我晚上回去再和你說。”

今天在醫院醫生所說的那些關於她身體的話,讓她心煩意亂的,但是這些事情,她還是要和陸斯予說的,無論怎麼樣,她都要告訴他。

不過剛剛在想著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而且在車上,陸莞爾又在這裡,所以並不適合說那些而已。

她這幾天都是這樣,總是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的模樣,那天晚上陸斯予問過她是不是心裡藏著事情,她說冇有,可陸斯予知道,她肯定在撒謊,隻是她並不願意說而已。

接下來這兩天,她都是這樣,剛剛好像更嚴重了。

現在都回到了陸家,自然不是說這些事情的好時候,所以陸斯予點了點頭:“好,晚上回去,無論如何,你都要告訴我,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要想著再瞞著我,懂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