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和陸斯予坐在醫生的對麵,醫生看了他們一眼:“陸太太,你並冇有懷孕,你覺得哪裡不舒服?”

聽到醫生的話,蘇唯和陸斯予都對視了一眼,都從各自的眼眸中看到了失望。

“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就很想吐。”

“要不去腸胃科看看?”醫生建議道。

陸斯予擰著眉頭看向麵前的女醫生:“醫生,我和我太太的身體都很健康,我們想再生一個孩子,這兩個月以來,我們都在努力,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

其實陸斯予也知道,有時候孩子這種事情,是要看緣分的,但是,……而接下來,醫生也正好說了這一番話,用緣分來解釋,頓了頓,她又道:“去年陸太太曾經做過手術,所以對她的身體還是有一定的影響的,不過不要著急,隻要好好的調養,你們都還年輕,很快就會有好訊息的。”

這也是。

陸斯予知道這種事情,還是順其自然比較好,是急不來的。

……

回家的路上,蘇唯本來在看著車窗外在想事情的,忽然,她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被人握住,她轉過頭去,陸斯予捏了捏她的手掌心:“還在想懷孕的事情?醫生也說了,這種事情,有時候還是要看緣分的,急不來,我們順其自然就好。”

蘇唯笑了笑,點頭:“隻是,又要讓爺爺奶奶和爾爾失望了。”

“不會的,爺爺奶奶會明白這個道理,至於爾爾,我晚上回去再和她解釋一下就行。”

蘇唯冇有再說什麼:“好。”沉默了一會,她道:“你在前麵的路口放我下來,然後你直接去陸氏吧,我去一下驚鴻看看。”

驚鴻,是她婚慶公司的名字,上個月就開張了。

陸斯予道:“我直接送你過去吧。”

“不用,我還想去買點東西,等會我自己坐計程車過去。”

前麵路口就是一家超市,陸斯予不疑有他,在路旁停下車,放她下來。

蘇唯一直站在路邊,看著他的車子遠去,消失在自己的麵前,她才走去了公交站,招了一輛計程車過來,坐上去:“師傅,麻煩去醫院第一人民醫院。”

蘇唯又回去找了剛剛那名醫生,她總覺得那醫生其實還有所保留,說的比較保守,並冇有完全告訴他們實情。

敲了敲醫生辦公室的門,她走進去之後,醫生愣了一下,她推了推眼眶:“陸太太,怎麼又回來了?”

蘇唯在她對麵坐下來:“醫生,您實話實說,上次我流產的事情,是不是對我的身體影響很大?”

醫生沉默了一下:“這個還不好說,你可能要去做一下比較詳細的檢查。”

蘇唯點頭:“您開單吧。”

本來醫生覺得,懷孕這事情,有時候真的要看緣分的,又覺得這兩人年輕,所以纔會讓他們放寬心,再試試說不定就懷上了,如若過一段時間依舊冇有好訊息,那麼,她會建議兩人去做個詳細的檢查,但是既然蘇唯回來了,還提出了這樣的要求,她就隻能讓她去做個詳細的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