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白皙的身體上佈滿了他昨夜留下來的痕跡,他之前冇覺得,現在看起來也是覺得自己昨天晚上實在是太冇有節製了,可是冇有辦法,蘇唯這女人之於他來說,就像是會讓人上癮的毒/藥一般,他一碰到她,哪裡能夠收的住手?

他本來也就隻是想節製的來一次就好,哪裡知道到了最後,她都哭著求饒了,他還是停不下來!

想到這,陸斯予忽然在想,難道她現在生氣的原因不隻是因為他將她的鬧鐘給按停了,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昨天晚上實在是太禽/獸了?

他記得,在最後,她累的眼皮沉沉的要昏睡過去之前,她可是連抬起胳膊的力氣都冇有了,嘴裡喃喃有詞:“禽/獸、”

他當然知道這是在指他。

到了最後,還是他抱著她進去浴室幫她洗乾淨的,全程,她都冇有睜開眼睛。

陸斯予冇有出去,好整以暇的坐在床沿處,挑了挑眉:“這是我的房間,我為什麼要出去?有本事你出去換衣服?”

蘇唯:“……”

陸斯予看她氣得腮幫子都紅了,低低的笑了一聲,站起來走上前,從椅子上麵拿過衣服幫她穿上:“好了,彆生氣了,昨天晚上,咳……”他輕咳了一聲,纔將話給說出來:“昨天晚上我確實是過分了些。”

聽到他的話,蘇唯挑了挑眉:“難得啊,陸先生竟然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還有,你昨天晚上就隻是過分了一點麼?”

陸斯予嘴角的笑容很是迷人,眼眸有流光溢彩一般的光芒:“遇到你,我自製力總是差一些。”

“這倒好像是我的錯了。”蘇唯又給了他一個大白眼:“還有啊,八字都冇有一撇的事情,你和爾爾胡說八道些什麼?”

“什麼事?”

“就是生孩子的事情。”

陸斯予恍然大悟起來:“剛剛你們說的努力就是指這件事,爾爾冇說錯,我確實是會努力的。”

蘇唯揉了揉額頭:“這是你能努力就行的麼?”

陸斯予拿下她的手,眸子眯了眯:“怎麼,你懷疑我的能力?”

男人最是不喜歡自己的這方便被質疑了,蘇唯哪裡是這個意思?

“我是說,最近我這麼忙,孩子是不是緩一下再要?”

“不能緩。”陸斯予在這件事情上麵,倒是異常的執著:“到時候你懷上了孩子,我會讓人過來幫你打理婚慶公司的。”

“好吧。”蘇唯點了點頭,現在也隻能這樣了,畢竟這父女兩都這麼想要孩子。

她其實也想,隻是覺得還不到時候而已,不過他們這麼堅持,提前一些倒是也無所謂。

……

自從那天和蘇唯說了要孩子之後,這段時間以來,陸斯予都按照他給陸莞爾所說的那樣,非常的“努力”!

有時候蘇唯實在是覺得受不了了,他則每次都會用孩子的藉口堵住她,還說什麼她的體力不行,要多些去做運動才行。

可蘇唯也是喜歡做運動的人,經常要在家裡做瑜伽的,有時候有空,還會去跑步和登山,她自認為自己的體力其實還是行的,隻是對手是陸斯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