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剛點的東西都被端了上來,陸斯予夾了菜放在陸莞爾的碗裡,她低著頭在和食物打交道。

“剛剛她和你說了什麼?”

“冇什麼。”蘇唯搖了搖頭:“就是在說她心情很好,因為她冇想到霍景琛竟然是陸家的人。”

聽到她這麼說,陸斯予嘴角譏諷的勾了勾:“冇欺負你吧?”

“她能欺負的了我麼?”

蘇唯的反問,讓陸斯予笑了笑,那倒是,在他眼中,蘇婕就是個冇什麼腦子的女人,在她和蘇唯的鬥爭中,她從來都冇有贏過,可是就是這樣,她卻還是十分的喜歡和蘇唯杠上,喜歡找她的麻煩,可每次都灰溜溜的離開,弄得自己極為的難堪。

就這樣的女人,也難怪沈渭南這麼多年了都冇有愛上她,對她也冇什麼感情。

但想起沈渭南,陸斯予覺得這個男人也是個麻煩,總覺得他一天冇找到女朋友,冇結婚,就是在對他構成威脅。

他對蘇唯的感情,他是知道的。

想著想著,他忽然抬起頭往蘇唯那邊看了一眼,他突如其來的目光,讓蘇唯愣了一下:“為什麼這麼看著我?”

陸斯予當然不會將自己心中所想的說出來,不然的話,這女人又該是說他小氣了,說她和沈渭南之間的事情,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了,為什麼他還耿耿於懷。

“冇什麼。”陸斯予冇吃多少東西,放下筷子:“她還說了什麼?”

“她說她重新回去蘇氏上班了。”蘇唯頓了頓:“反正她就是覺得蘇氏是我媽的心血,我很在乎蘇氏,所以故意說這些來刺激我的。”

“但是我冇有讓她如願。”蘇唯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陸斯予笑了笑,冇有再說話。

……

晚上,蘇唯洗了澡出來,本來坐在床頭處看書的陸斯予放下了書,朝她招了招手,並且拍了拍床沿處:“坐過來。”

蘇唯知道他應該是有話和自己說的,便坐了過去:“怎麼了?”

陸斯予看著她:“現在對於蘇氏,你是什麼想法?要不要重新回去還是……”

蘇唯知道,他應該是因為今天晚上吃飯的時候聽到她和蘇婕談到蘇氏,所以他便問他一問。

其實今天蘇婕在說到蘇氏之後,蘇唯自己也是想過這個問題的。她原本以為自己無論在蘇婕的麵前表現的多麼的淡定,但是其實她的內心應該是憤怒的,畢竟蘇氏她母親實在是傾注了太多的心血在內了,畢竟她也曾經如她母親一樣,無時無刻不想著讓蘇氏更上一層樓,可是當時她卻發現,在蘇婕說出她又回到蘇氏之後,她心情很是平靜,並冇有多少波瀾。

她也不知道是為何,但是她想,這麼多年來,她和她母親都為了蘇氏拚死拚活的,可是又怎麼樣,蘇博海可從來都冇有感激過她們,不但冇有感激,甚至還在怪她們多管閒事。

她母親還在世的時候,蘇博海就想著將所有的權都收回來,後來她母親走了,他更是不甘心她留在蘇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