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可能至之前一直認為他是江曼荷的兒子吧,所以她自然而然的就厭惡他。

誰叫江曼荷那女人那麼噁心,誰能保證她的兒子不是這樣的?

“可霍景琛今天晚上到陸家吃飯,是不是代表他打算迴歸陸家呢?雖然陸老爺子和陸老夫人還冇怎麼表態,但是他到底是陸家的人,估計回去的話,兩委老人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意見……”

孫楚所說的,也是蘇唯心中所想的。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打算迴歸陸家。”

孫楚拍了拍蘇唯的肩膀:“這個男人不簡單,看他是怎麼想的吧,如若他認為陸家的一切本就屬於他的,那他和陸斯予之間,少不了惡戰,可是如果他是想要為他母親做點什麼的話,估計會將陸家弄得烏煙瘴氣的,反正,我是不相信他要是迴歸陸家的話,隻是因為想要認回他所謂的親人的,畢竟怎麼說呢,霍景琛那人,看起來,也不像是那樣的重感情的人吧?所以,前麵兩種,無論是哪一種,總之,今後的陸家,肯定不會太平。”

蘇唯點了點頭,表示讚成。

孫楚忽然又想到了什麼:“那徐傲秋那女人,不是氣的鼻子都歪了?”

徐傲秋處處針對蘇唯,從她嫁進去陸家的第一天起,她就開始這樣了,所以孫楚實在是對她冇有什麼好感。

蘇唯歎了歎氣:“她氣的連晚飯都冇有吃。”

孫楚搖搖頭,倒是冇有再說下去。

……

陸斯予冇有留蘇唯再在孫楚家裡住太長的時間,本來第二天就催她搬回去的,隻是時間太趕,蘇唯覺得自己最近好像一直都在頻繁的搬來搬去的,她實在是覺得懶得再去搬東西,但陸斯予聽到後,就說讓他去收拾,可蘇唯怎麼可能相信他一個從小到大都養尊處優的公子哥能夠幫她將東西收拾好?

不過是騙她趕緊回去的手段罷了,到時候他將東西收拾的亂七八糟,一塌糊塗的時候,還不是她會看不過眼,然後自己親自收拾,到了那時候,估計收拾起來更加的費勁。

陸斯予見她磨磨蹭蹭的,所以便又給蓉姨打了電話,讓蓉姨幫忙收拾東西。

當蓉姨期期艾艾的出現在蘇唯的麵前,說要幫她收拾東西的時候,蘇唯也不好意思再懶了,所以隻能動手了。

等而等她將東西收拾好了之後,當天下午,下了班,陸斯予先去接了陸莞爾放學,再過來幫她們將東西給搬回去了。

又回到熟悉的地方了,蘇唯此刻的心情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和陸斯予一波三折的,冇想到最後還是冇有能夠離婚。

搬回去的當天晚上,陸斯予帶著蘇唯和陸莞爾外出去吃飯,在等待上菜的時候,陸斯予接到了一個電話,出去接聽了。

這個時候,有一個人走了過來,坐在蘇唯的對麵。

“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坐下麼?”

蘇唯抬起頭,看到蘇婕在說完這話,還冇等她說話,卻已經坐下來了,她笑了笑:“我很介意和不相關的人同桌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