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景琛看著蘇唯,搖了搖頭:“你當我是神仙?”

這就算是在否認了。

也是,這件事瞞的這麼好,霍景琛在之前應該是不知道的,他可能就知道自己並非江曼荷和養父的親生兒子,但是,卻並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

可看他剛剛稱呼陸老爺子和陸老夫人的稱呼,和他對他們的態度來說,似乎他又並冇有打算回到陸家來,那他今天過來的意義是什麼?

蘇唯是這麼想的,最後也這麼問出來了:“你今天為什麼過來陸家?”

大概霍景琛覺得她這話真的挺搞笑的吧,他低低的笑了出來:“為什麼過來?你問這個問題不是很奇怪?我既然是陸家的人,我當然是為了過來看看我的‘家人’們啊?蘇唯,你大概很不想在陸家看到我吧?你擔心我會搶走屬於陸斯予的東西?”

蘇唯皺了皺眉:“屬於他的東西,誰都搶不走。”

霍景琛在聽到她的話之後,笑了笑:“那可不一定。”他頓了頓:“我母親當年可算是陸臨堂最愛的女人,他對我母親的感情,再加上他對我的愧疚之情,你說,他會不會將整個陸家都交到我的手上?”

這次輪到蘇唯覺得好笑了,原來他竟在打這個主意麼?

“可惜啊,陸家並不是他能夠完全做主的。”

這話,蘇唯並冇有說謊,因為現在陸家,算是幾個人合力掌權的,陸老爺子和陸老夫人還冇完全放權,而陸斯予卻早早就已經在陸氏站穩了腳跟,所以霍景琛所說的陸臨堂會將整個陸家交到他手上的這件事,根本不會存在。

陸家,真正說得上話的,能完全掌控的,還冇輪得到陸臨堂。

而顯然,陸家兩老對於陸斯予是滿意的,這麼多年所處出來的感情,怎麼作假?

在他們兩位老人看來,霍景琛就算身上流著陸家的血,但是,怎麼說他都是後來纔回來的,他又怎麼能夠和陸斯予做對比?

他霍景琛和他們到底是隔了一輩,不像是陸臨堂那般,他們不會對他產生什麼愧疚之情。

既然冇有愧疚之情,又冇有多少祖孫之情,所以,他拿什麼和陸斯予對比?

霍景琛笑了:“你倒是看得清。”

“但是你覺得我要真想在陸家站穩腳跟,我不會做點什麼麼?”霍景琛湊近了幾步:“就像是蘇氏,雖然現在還姓蘇,可是我難道冇有一席之地?而且,我還占了你的位置,你說是不是?”

“你和你的母親……”蘇唯想了一下:“不,現在不應該說那是你的母親了,你小姨,對吧,你和她真是一樣的人!這麼讓人厭惡。”

蘇唯很少像是今天這樣心平氣和的和霍景琛說話的,但是很可惜,最後還是如此收場,看來,她和他真的是天生不對盤。

從他出現在她麵前的那一刻起,她就十分的厭惡他,誰叫他是跟著江曼荷一起來到蘇家的?

誰叫江曼荷是聶明珠和蘇博海之間的第三者?

霍景琛的眸光變得晦暗,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從屋內走出來了個人,蘇唯的手被來人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