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都要被他氣笑了:“都這樣了還說冇事?”

陸斯予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說這個男人,蘇唯本想拿過藥箱幫他重新包紮一下的,但是想想,還是決定打個電話聯絡一下醫生過來。

這不是在國內,要聯絡家庭醫生他們可以馬上就到達,所以蘇唯還是廢了點心思才請到家庭醫生過來的。

已經需要請到醫生,所以陸莞爾和蓉姨都驚動了,她們看到陸斯予傷口上的白紗布在往外冒著血,都覺得有些目瞪口呆的:“怎麼會弄得這麼嚴重?”

蘇唯的臉有些熱,倒是陸斯予依舊厚臉皮的模樣,他輕輕地咳了一聲:“洗澡不小心弄到的。”

這也算是回答了醫生的話了。

醫生幫他重新處理了傷口,用很嚴肅的語氣和臉色來告訴陸斯予,這傷口可不能再碰到水了或者再怎麼弄到了,要不然的話,很難癒合的,不要認為隻是皮外傷就亂來,將來後悔的還是自己。

因為醫生這句話,所以接下來蘇唯都不再讓這個男人亂來了,甚至還和他分開來睡。

因為房間大,這是個雙人房,所以她便去了另外一張床上睡,都不和他一起睡,甚至連碰都不讓他碰一下,而且,在白天她和陸莞爾她們外出去遊玩的時候,也叮囑了護工和保鏢,要好好的看著他,不能再讓他外出,隻能呆在酒店房間內。

陸斯予不是冇有想過要反抗的,但是這一次蘇唯的態度非常的堅決,還說要是他冇有按照她所說的去做的話,那麼以後她都不會再去理會他,自然,如果他不相信的話,儘管去試試。

這就是蘇唯的原話,所以即使是陸斯予都覺得自己接下來的幾天待在酒店就快要發黴了,但是他卻還是冇有外出,每天就在看電視,看新聞,甚至連他一向嗤之以鼻的八點檔狗血連續劇都看了,他這日子過得到底是有多無聊啊!

蘇唯為了能讓他好好的休息,甚至都不讓他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因為她太瞭解這個男人,知道他要是冇外出的話,工作交到他手上的話,估計他又會忙的廢寢忘食了。

他在工作上從來就是一個工作狂。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好幾天,每天看著蘇唯帶著陸莞爾高高興興的外出,然後他就隻能夠待在酒店裡,一天下來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拿著手機刷刷朋友圈,然後就看到蘇唯在發朋友圈,他心裡的不平衡達到了頂點!

在他以為自己在酒店裡待著馬上就要憋出抑鬱症的時候,這樣的生活總算是結束,他們該回國了。

本來在來泰國之前他心裡是無比的期待這度假的,可是現在他真的是每一天都在數著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結束。

可總算是結束了。

蘇唯和陸莞爾都在想,這開心的日子,總是這麼快就過去,他卻是在想,總算能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