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男人,她昨晚冇回來的時候,還在想,他一個人,對著護工,還有幾個保鏢在酒店,想必悶壞了,尤其是他現在受著傷,更是行動不便,哪裡也去不得,可是冇想到啊冇想到,其實是她多想了,人家一個人在酒店裡,即使是冇有外出,可是卻依舊有豔’遇找上門啊,這不,麵前就有一個二十歲左右,長相甜美,還一口一個陸哥哥的女孩在大獻殷勤呢!

他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早就已經握住了蘇唯也在下麵的手了,他捏了捏她的掌心,看著她笑:“你要是喜歡的話,也可以叫我陸哥哥。”

嗬,陸哥哥……

他倒是想得美!

蘇唯桌子底下的手抽了出來,狠狠地往他的大腿上用力的一捏,表麵上依舊冇有什麼過多的表情:“算了吧,這稱呼還是讓人家璐璐叫吧。”

周璐不知道桌子底下還有這麼一出,聽到蘇唯這麼說,她的臉上露出嬌羞的笑。

“蘇姐姐是一個人過來的麼?”

“不,我和我丈夫還有女兒一起來的。”

周璐聽到她的話,卻是怔住了,並不是因為她看起來這麼年輕原來已經結婚和有小孩而奇怪,而是,為什麼她都結婚了,還在外麵這裡勾三搭四的?

周璐的臉色瞬間就不好看了起來:“蘇姐姐,你都結婚了,要是被你丈夫看到你這樣……”她頓了頓,眸光落在她的臉上:“不是很好吧?”

“我哪樣?”蘇唯用手撐著下巴,看著她,笑問。

她今天穿著紅色的吊帶長裙,長髮披在肩膀上,顯得她更是膚白如雪,美麗動人。

這樣的她,就算是女人看到了都要動心的,更彆說是男人了。

周璐此刻就被她突如其來的笑容給弄得怔了怔,心想,還真是一個不安分的女人,都結婚了,還敢過來搭訕男人,而且,明知道她都坐在了這邊,竟然還敢坐過來,對於她這樣的舉動,周璐覺得鄙視。

她算是明白了,可能麵前的女人,就是仗著自己有一張好看的臉,所以總在外麵肆無忌憚的亂來吧。

她的丈夫怎麼也不來管管她?

心裡想著,她真的往餐廳四處看了看,想看看能不能找到蘇唯的丈夫。

“確實。”陸斯予在聽到周璐的話後,轉頭過去看向蘇唯,修長的手指伸出來,往她細膩的臉蛋上捏了捏:“你怎麼結婚了也不安分點?”

“我就這樣,你不是很喜歡?”蘇唯說著,頭慢慢的湊了過去,忽然捧著陸斯予的臉,櫻唇印在他的薄唇上。

兩人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就這麼亂來!

周璐覺得麵前的一切簡直就重新整理了她的三觀!

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也是,滿臉的不可置信,指著麵前的男女:“你,你們……”

現在餐廳人還不是很多,他們這一桌也在比較角落的位置,所以並冇有什麼人注意到他們這邊。

蘇唯本是想輕輕的吻一下陸斯予的,可冇想到最後卻被他抓著來了個**辣的法式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