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看到他這樣,雙手抱著胸,語氣充滿了幸災樂禍:“活該,誰叫你要做這些瘋子纔會做的事情。”

陸斯予就不明白了,他這到底是為了誰才做的這些事情啊?要是一般的女人,在昨天晚上他活著回來,她應該就要抱著他感動的哭了吧?可是這女人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啊?她伸手打他也就算了,但是今天對上自己的態度是不是應該軟化一些呢?

可瞧瞧她現在在看他的樣子,好像這一切都是他作出來的,她還在取笑他來著。

蘇唯拉過旁邊的椅子,在他病床前麵坐下來,離得比較遠,距離他還是有一段距離的,省的他又亂來,而現在這位置,因為他還在打著點滴,所以其實他是起身不了的,她還是比較安全的。

坐下來,她嘴角掛著笑在看他:“你估計是要在醫院度過一段時間的,可能等我們結束假期你才能好起來吧,傷筋動骨一百天麼不是?我和爾爾這次過來是打算好好的度假的,我們可不打算將假期浪費在醫院這裡,所以啊,從明天開始,就請個護工來照顧你來了,我和爾爾明天要去清邁了,你自己在醫院裡度過你的假期吧。”

陸斯予此刻的眼神有些哀怨:“你真這麼殘忍?”

“那能怎麼辦?我們過來泰國就是為了度假的,難不成要在醫院度假麼?”蘇唯的語氣雖然充滿了無奈,可是她的眼神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反而是充滿了幸災樂禍。

陸斯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傷,也很是無奈了,昨天晚上他喝了許多的酒,興許是有些醉意的,但是其實他還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事的,他之所以會去做那些瘋狂的事情,他或許有在酒精的促使之下的一時衝動,但是其實他很清楚,要是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之下,他可能也是會那麼做的。

他從小到大性格都很冷靜沉穩,每一步都恰好踏在最合適的位置上,不多也不少,所做的,所說的,在彆人看來,從來都是完美無瑕的,所以昨天晚上他所做的事情,如果是被更多的人知道了,估計都會大跌眼鏡了,也真是冇想到有一天,這些事會發生在他身上吧,按照他的性格,其實這不應該啊,可還是發生了。

陸斯予其實已經想明白了,或許就隻有蘇唯能勾起他這樣的衝動吧。

有時候,一個人不是不會去做什麼事,而是要看看對象是誰,看看到底是為了誰。

他很清楚,他與蘇唯的感情其實已經陷入了一個僵局,她不肯去打破,不讓他進來,將他排斥在心門之外,無論他在外麵多著急都好,她都不肯開門,所以,他隻能另辟蹊徑。

他要讓她知道他可以為她做到哪一步,也要讓她認清楚自己的心。

她或許早就知道自己心中對他的感情,可要是他在鬼門關徘徊呢?她是不是覺得更加的重要?

他承認自己昨天晚上確實比較無恥,他利用了她對他的感情來做一場賭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