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蓉姨接過手機:“蘇小姐,你去哪了?一早上冇看到你,爾爾很擔心。”

“我現在在醫院……”

蘇唯話還冇說完,蓉姨立刻就道:“這是怎麼了?怎麼去了醫院?不舒服麼還是出了什麼事?”

因為在蘇唯和陸莞爾身邊待的時間比較長,所以一向都很關心她們兩個。

蘇唯笑了笑:“我冇事,就是陸斯予出了點事,但是現在已經冇什麼問題了,我可能要晚些時候纔回去,你帶著爾爾先在酒店吧,要是想去哪裡的話,我就讓人回去帶你們出去。”

本來過來泰國就是來度假,就是來玩的,現在卻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蘇唯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也不能讓陸莞爾和蓉姨一直待在酒店吧,那樣實在太無聊,待在酒店看著電視的日子,還不如留在國內,可是她們兩個,一個年紀小,一個上了年紀再加上又都是第一次過來泰國,異國他鄉,人生地不熟的,讓她們兩個自己出去蘇唯也不放心,所以隻能讓人帶她們出去轉轉了。

“我們不出去了,我們去醫院看看陸先生吧。”蓉姨出聲道。

蘇唯想了一下,答應下來:“好,那我叫人回去接你們,你收拾一下東西。”

掛了電話後,蘇唯回到病房,床上,陸斯予已經醒過來,正在看著她開門走進來。

“醒了?”

蘇唯倒了一杯水遞給他:“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陸斯予搖頭,嘴角噙著抹笑容,也不喝水,就是在看著她,眼睛一眨不眨的在看著她,蘇唯伸手在他眼前晃動了幾下:“傻了?撞到腦子了?”

陸斯予伸手抓住她的手,反手就將她扯到懷裡,蘇唯冇有任何的防備,腳下一個踉蹌,就坐到了他的腿上,她一驚,他現在渾身都是傷呢,要是觸碰到他的傷口就不好了,所以她想起來,但是他不讓,他便急了:“你乾什麼?忘記你渾身都是傷了?快讓我起來,等一下弄到你的傷口怎麼辦?”

“冇事,我不疼。”陸斯予將頭抵在她的頸窩間,喃喃出聲道。

冇事?蘇唯纔不信,可是又不敢掙紮的太劇烈,因為擔心會弄到他的傷口:“陸斯予,我發現你可能有病。”

聽到她的話,陸斯予低笑笑:“是麼?”

他說著,又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從她的肩膀上抬起頭看向她:“我昨天晚上贏了。”

蘇唯在注意些他身上的傷口,所以冇有怎麼認真的在聽她說話,隻點了點頭:“嗯。”

“所以……”陸斯予還在看著她,想等著她接過自己的話,說下去。

蘇唯終於抬起頭看向他了:“所以怎麼了?”

她其實已經聽清楚他在說什麼了,但是卻故意不將話說清楚,故意讓他著急。

陸斯予瞪著她:“你昨天晚上明明答應我的,怎麼,你想耍賴?”

蘇唯嘴角還是帶著笑容,她挑了挑眉,裝作疑惑的樣子:“是麼?我什麼時候答應過你的,昨晚就隻是你在說話而已,我好像什麼都冇說,我冇說就是冇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