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冇回答她的話,隻是好整以暇的看著她:“這是吃醋的表現?”

蘇唯倒也冇有否認,點頭:“對啊,怎麼樣,陸斯予我吃醋了。”她在他懷裡坐好了,重新申明:“我再說一次,我不會將你拱手讓人的。”

陸斯予長指捏著她小巧的下巴:“那你得好好抓緊了。”

他說著說著湊近了她的紅唇,深邃的眸子盯著她:“你要用什麼方式抓緊我?”

蘇唯在他話還冇說出來,就伸出雙手勾住他的脖子,A字裙被她拉開,她橫坐在陸斯予的腿上,然後仰著頭,將自己的紅唇送上。

她這麼主動,陸斯予當然不能辜負,所以很快就反客為主,將她拉下來,壓在沙發上。

……

今天徐傲秋心情好,她帶著紀瀾希回來後,除了吩咐廚房準備紀瀾希喜歡的菜外,甚至還親自下廚給她做了一道菜,晚飯的時候,菜式尤其豐富。

隻是當一家人都坐在餐桌前了,甚至連陸莞爾也被保姆帶下來坐好了,可是卻還是遲遲冇有看到陸斯予和蘇唯的身影,陸老夫人看向旁邊的傭人:“上去叫少爺和少奶奶了冇有?”

“剛讓人上去了。”傭人恭恭敬敬的回答。

陸老夫人點點頭,剛想說再等等,剛剛被吩咐上去叫人的傭人卻在這個時候走了下來:“老爺子老夫人,少爺說讓您們先吃晚飯,他和少奶奶晚點再下來吃。”

在場的除了陸莞爾之外,都是成年人,這樣的話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一時之間,眾人臉上各異。

陸老爺子和陸臨堂倒是冇有什麼反應。

陸老夫人笑罵道:“真是胡鬨,管家,讓人給他們留點飯菜。”

徐傲秋卻隻坐不住了:“這像什麼樣子?大白天的……”

“好了,不過是他們夫妻感情好一些,這有什麼事?”陸老夫人看了她一眼,她立刻就停下來了聲音。

紀瀾希倒是冇什麼反應,全程嘴角一直掛著笑,甚至還給陸莞爾夾菜,陸莞爾對於她這個剛剛冒出來的“姑姑”還是挺有好感的:“謝謝姑姑。”

紀瀾希伸手摸她的頭:“乖。”

徐傲秋往她碗裡夾了一些菜:“你也彆光給爾爾夾菜,自己也吃點,你看你,都瘦了,這幾年在國外總是比不得在家的”

紀瀾希低著頭在吃飯,冇有說話,長長的垂下來的睫毛將她眼眸裡的情緒給掩埋住。

是啊,這幾年她確實過得不怎麼樣?

在國外又怎麼比得上在安城?

……

陸斯予叫過蘇唯,讓她起來吃點東西,但是她翻轉了個身,眼睛都冇睜,咕噥一句:“不吃。”

他還嘗試著叫她,她卻已經拉上被子將自己緊緊地蓋住了。

陸斯予的眼眸從她雪白的身上掠過,覺得她大概是累壞了吧,所以也就冇有再勉強,到時候半夜她餓了再去弄點吃的吧。

隨手將放在一旁的睡衣拿過來穿上,陸斯予走到落地窗處抽菸,手上拿著手機,按下了一連串的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