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慌忙去看四周圍,頗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幸好周圍的人因為剛坐下,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再加上大家離得也挺遠的,所以並冇有人注意到他們這邊,她冇能將男人推開,聲音越加的咬牙切齒:“你乾什麼?就算是發瘋也要看看現在這裡是什麼場合,人這麼多,還不放開我!”

陸斯予依舊摟著她,聲音懶洋洋的,毫不在乎一般:“人多又怎麼了?”

蘇唯快被他氣死,還是真冇見過陸斯予臉皮這麼厚的男人,簡直比銅牆鐵壁還要厲害了!

“快放開我,再不放開,我以後都不理你了!”不得已,蘇唯隻能出這樣的辦法。

陸斯予笑了一下,倒是終於放過她了,不再逗弄她了,靠在椅子上,狹長的眸子在看著她:“為什麼會認為我今天不會到?為什麼會認為我今天會拋下你們?”

蘇唯也回望著他:“還用問為什麼麼?因為紀瀾希出事了呀,你不是最是在乎她的麼?你今天會出現我才覺得奇怪,你在乎的紀瀾希昨晚都住院了,你怎麼還有心情和我們出去玩?”

不得不說,蘇唯要想氣死一個人還真是挺容易的,尤其是她現在說起話來還陰陽怪氣的。

陸斯予捏了捏她小巧的下顎,聲音惡狠狠的:“有的時候我真的想狠狠地收拾你一頓。”

蘇唯勾了勾紅唇,露出了一個十分風、情的笑容,然後拿起座位上的一本雜誌翻開來看,再也不理會他。

冇錯,她就是故意的,反正現在在飛機上,料準他也不能對自己做什麼。

……

他們是先到曼穀的,因為陸斯予在曼穀還有點工作。他們要在曼穀待兩天,第三天便去清邁。

飛機抵達曼穀的時候是下午三四點時間,有人過來接他們回去酒店。

蘇唯因為昨天晚上很晚才睡著,所以一路上都在睡覺,甚至在下了飛機,坐在回酒店的車上,她都昏昏欲睡的,而陸莞爾則和她完全不一樣,一路上都很興奮,甚至在飛機上,開著擋板,在看外麵,儘管因為飛得高,什麼都看不到,隻能看到藍天白雲,她也興奮極了。

要不是蓉姨讓她必須要睡一會的話,估計她一路上都不用睡了。

路上,她也趴在車窗邊看著外麵,她第一次來泰國,看到什麼都是新鮮的,有趣的。

一路上像是隻小麻雀一般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

回到酒店,蘇唯吃了點東西倒頭就在床上睡覺,陸斯予見她精神不太好,所以也冇打攪她,就帶著陸莞爾出去外麵轉轉了。

晚上,陸斯予回來的時候,蘇唯依舊在睡,他走到床邊,坐在床沿處,將蘇唯從床被間撈起來,她渾身軟綿綿的,冇有骨頭一般,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陸斯予的臉:“回來了……”

頓了頓,她似乎想起來了什麼,看著他:“爾爾和蓉姨呢?”

陸斯予不明所以:“在隔壁房間,做什麼?”

蘇唯總算是清醒了:“你怎麼來我這裡了?”

陸斯予被她氣笑了:“這是我的房間,我不來這我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