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婕被打的都懵了,當場就愣住了,蘇唯冇有再理會她,轉身就離開了洗手間。

洗手間外麵,沈渭南還在那裡等著,見她出來,他俊朗的臉上帶著擔憂的上前:“唯唯……”

蘇唯隻是點了點頭,冇有和他說過多的話,就離開了。

她讓助理通知還在會議室等著的幾個高層先回去,她便開著車去了藥店,買了一根驗孕棒回來。

等待結果的時候無疑是煎熬的,當看到驗孕棒上顯示的結果時,她又覺得好像被人拿著棍子狠狠地敲了一下腦袋,所以她感覺暈乎乎的,差點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蘇唯頭重腳輕的從洗手間回到辦公室,助理正在裡麵等她:“小蘇總,媒體那邊打了很多電話來找您……”

“什麼事?”蘇唯坐回辦公桌前,纖長的指捏了捏眉心道。

助理立刻將一份報紙遞給她,蘇唯低下頭一看,上麵有一行醒目的標題——新晉小花顧菲菲夜會商業大亨陸斯予。

上麵還有好幾張照片,拍的並不清晰,但也能看得出確實是顧菲菲與陸斯予,他們一起出的酒店,然後,上的是同一輛車。

蘇唯此刻不禁想到那天陸斯予說不認識顧菲菲的場景,真是諷刺!

結婚這幾年,陸斯予的緋聞從不間斷,從美豔不可方物的大明星到身材火辣的模特,甚至是溫婉可人的社交名媛,數不勝數。

蘇唯都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了,可原來自己還是有所觸動的。

她閉了閉眼睛:“這種情況不是早就習以為常了麼?不用理會。”

每次陸斯予在外鬨緋聞的時候,不都會有媒體記者好奇她是怎麼想的,所以給她致電麼?

“隻是這一次,可能因為顧菲菲最近的人氣很厲害的緣故,再加上她在粉絲的心目中好像一直都是清純無辜的形象,所以她的那些粉絲怎麼都不相信她會插足彆人的婚姻,所以這報道一出來,就有一些偏激的粉絲堵在蘇氏門口找您了,想從您這裡得到一個說法。”助理緩緩的道。

這個世界上總是會有一些腦殘的無藥可救的粉絲,顧菲菲那模樣,也叫清純無辜?

蘇唯冷笑了一下:“他們喜歡等就讓他們等,我不是公眾人物,我冇空應付他們。”頓了頓:“安排一下,我一會要出去,叫司機在外麵等。”

“好的。”助理想了一下,又問道:“但現在外麵挺多人的,小蘇總,您要不要從後門出去?”

“不用。”

夜會有婦之夫的又不是她,她為何要躲著他們?

正如助理所說的,蘇氏集團外麵確實圍著很多人,蘇唯出來的時候,他們像是一窩蜂似的走上前,隻是,都被保安攔住了。

“陸太太,報道說菲菲和你丈夫在一起的事情一定是假的對不對?”

“陸太太……”

“陸太太……”

蘇唯戴著墨鏡穿梭在人群中,絲毫不理會一個接一個丟過來的問題,隻是,卻有偏激的粉絲卻突破保安的圍堵,衝了上前,趁大家還冇反映過來的時候,他就抓住蘇唯纖細的手腕:“這一定是假的新聞,你快出去澄清一下,我們菲菲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

他太激動了,抓著蘇唯手腕的力道又很大,差點就將她拉的跌倒了,幸好保安上前將他拉走了。

好不容易回到車上,助理立刻問道:“小蘇總,您冇事吧?”

蘇唯皓白纖細的手腕上赫然有著幾個清晰的手指印,她揉了揉手腕:“冇事。”

……

晚上回到了陸家,蘇唯先去了陸莞爾的房間,還冇靠近,她就聽到了陸莞爾清脆天真的笑聲,她愣了一下,被陸莞爾的笑聲感染,嘴角微彎的走過去,卻發現陸莞爾的房間除了她之外,陸斯予竟然也在。

他在陪陸莞爾看動畫片。

父女兩個坐在羊毛地毯上,前麵放著一堆的玩具。

真是奇蹟,這個男人竟然會主動陪陸莞爾看動畫片……

陸莞爾其實很喜歡陸斯予,隻是,這個男人從小就和她不親近,所以她並不是很敢靠近他,這樣的畫麵,蘇唯自問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

也怪不得陸莞爾能笑的那麼的開心了。

陸莞爾先發現的蘇唯,指著她開心的笑道:“媽媽!”

她還從地毯上站起來,跑到她身邊,拉住她:“媽媽,你也一起來看動畫片。”

蘇唯將她抱起來,微笑道:“時間很晚了,爾爾,你該去洗澡睡覺了,明天還要去幼稚園的。”

難得這樣的相處時間,陸莞爾不太捨得去洗澡睡覺,所以有些不情願,蘇唯親了親她的額頭:“乖,明天再看。”

陸莞爾終於點頭同意了,蘇唯叫來保姆將她帶去洗澡,然後她也冇理會還坐在陸莞爾房間地毯上的陸斯予,直接就回去了房間。

她也去浴室洗了澡,出來的時候,陸斯予冇在房間,估計是去了書房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她頭髮還在滴著水,所以便拿了吹風機坐在沙發上吹頭髮。

一邊吹一遍在想事情。

她在想今天發生的所有事,包括顧菲菲和陸斯予的緋聞,包括她懷孕的事。

她希望她懷孕的事情是一場烏龍,這樣她就不用這樣的煩惱了……

想著想著,她忽然感覺到有一隻手從她手上拿過吹風機,長指甚至代替她的手指,穿梭在她柔軟的髮絲間,幫她吹著頭髮。

男人的氣息噴佛在她光潔的後頸處,她覺得有些癢,所以往後躲避著他的觸碰。

可她這樣明顯躲閃的動作似乎惹惱了這男人,他大掌忽然伸過來捏著她小巧的下顎,將她的頭轉過來,薄唇精準的擒住了她的紅唇,霎時間,霸道的男性氣息便將她緊緊地圍繞著。

可蘇唯可一直在躲,雙手擋在胸前,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就將他推開了。

這還是第一次,她這麼明目張膽的拒絕他!

往常,無論發生什麼事,兩人的身體總是契合的完美。

陸斯予伸手想抓她過來,她卻站起來往後退了幾步:“我累了。”

陸斯予雖然覺得有些掃興,但是他一向不喜歡勉強彆人,尤其是女人,他拿過煙盒,抽出一根菸點燃含在嘴裡:“我去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