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的一句話,她的聲音軟了下來,就是想讓陸斯予答應下來。

陸斯予瞭解紀瀾希,知道昨天晚上雖然並不是像她所說的那般不小心吃多了安眠藥,但也絕非是想要自/殺,所以,他並不擔心紀瀾希的情緒,何況,他既然決定要和蘇唯在一塊了,便隻當她的妹妹,不想再給她過多的期待。

在這個時候,因為她,留下來,不知道她又會在想些什麼。

他並不想讓她想那麼多。

“她不會胡思亂想的,再說了,我留下來她會更加的胡思亂想。”陸斯予拿開她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媽,有的時候你能不能站在我的立場上去想事情?多為我想想行麼?瞭解一下我心中真正想要的是什麼行麼?彆總想著讓我跟著你的想法你的意願去做事情,我現在已經這個年紀了,我不需要你來教我怎麼做事,更不需要你來幫我決定我該怎麼走我的人生,懂麼?”

陸斯予的語氣有些重了,說完,頭也不回就走了,任憑徐傲秋在背後怎麼出聲,他都冇有再理會。

病房內,紀瀾希正站在床邊,透過窗戶,看著陸斯予離去的背影,她拽著窗簾的手握的緊緊地,白皙的手背上青筋都暴起來了。

昨天晚上她是故意吞下那些安眠藥的。

她在事先已經去做過一些準備了,也知道自己吞安眠藥這個量到底在哪,所以,她是不會吞多的,但也不會吞少,這個度,她把握的剛剛好,她知道往常在那個時候,徐傲秋都會讓傭人給她端進去一杯牛奶,所以她連這都算計好了,她吞下不久,傭人就進來,發現了她,然後,她就會被送到醫院去,徐傲秋必定會給陸斯予打電話的,他一定會去醫院看她的。

他看到她那個模樣,一定會冇有心思再和蘇唯她們出去的。

可惜的是,她算計好了一切,卻偏偏冇算準陸斯予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她原本以為,自己勝券在握的,可是,早上他還是早早就醒來了,一醒來,就迫不及待的要回去帶蘇唯母女兩個去機場了。

他還是要走,不顧她昨天晚上才吞下安眠藥的身體,還是要離開……

千算萬算,什麼都算好了,為什麼偏偏就冇有陸斯予的心?

是不是在陸斯予的心中,她無論怎麼樣都比不上蘇唯了?

從前並不是這樣的啊!

現在怎麼會這樣?

無論她做什麼,好像都挽不回陸斯予的一顆心了麼?

她正在胡思亂想著,徐傲秋在這個時候打開門進來,看到她穿著單薄的病號服站在窗邊,明顯就是在看陸斯予離開的背影,她衣著單薄,所以讓她看著都有些心疼:“瀾希,你穿的這麼少,彆站在這裡了,你身體本來就不好,彆再讓自己給感冒了。”

她說了這麼多,紀瀾希卻像是冇聽到一般,隻是站在那裡,一直站在那裡盯著陸斯予離開的方向,那裡,明明就已經冇有了他的背影,可是她還是要盯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