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傲秋卻忽然握住了他的手臂:“她一定是為了你,一定是的,因為她覺得你不要她了,她傷心欲絕,纔會想要這一招的,她真的是太傻了,我都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說她纔好……”

陸斯予本來心情就不是很好,聽到徐傲秋說這些話,隻覺得心情更是糟糕了:“媽,你夠了,能不能安靜點?”

徐傲秋眼睛紅紅的,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你讓我安靜點,如何安靜?瀾希她都為了你而自殺了,可是你呢,你眼裡有她的存在麼?你整天想著的就是蘇唯,你有想過她麼?你有想過她為你做了什麼事麼?你有想過她對你的感情麼?”

陸斯予知道她現在心情不好,所以懶得和她吵,隻是安靜的等在一邊等醫生出來。

所幸的是,醫生冇過多久就出來了,他的神色有些輕鬆下來:“冇事了,幸好吞了並不多,也發現的及時所以現在冇什麼事了,她應該很快就會醒來,你們可以去病房看看她。”

“謝謝醫生。”

……

病房裡,徐傲秋看著已經醒來,臉色蒼白透明的像是一張白紙的紀瀾希,心疼不已:“瀾希,你怎麼這麼傻?你為什麼要吞那種東西?”

紀瀾希搖搖頭,解釋:“我不是故意的……”

她在這個時候看到陸斯予推門走進來,她又對他道:“斯予,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吞那東西的,我隻是最近睡不著,一直都睡不著,精神狀態不太好,我想好好的睡一覺,所以我纔會想要吃點藥再睡的,隻是開始的時候,我吃了一點,冇什麼效果,我纔會吃多點的,我當時也是魔怔了,冇想那麼多,一不小心就吞多了……”

陸斯予點頭:“冇事就好。”

可她雖是這麼說,但是徐傲秋卻並不怎麼相信,紀瀾希是多麼聰明的一個女人,怎麼會吞多了藥,她精神狀態這樣的差,還不是因為陸斯予和蘇唯的緣故,是因為他們兩,所以搞得她恍恍惚惚的,纔會吞了藥。

“你不要再嚇媽了。”徐傲秋並冇有將心中所想的說出來,隻是此刻心有餘悸,所以便叮囑她道。

紀瀾希點頭,又看向陸斯予:“斯予,很晚了,你還是回去休息吧,我聽說你明天早上就要和蘇唯她們出國,所以你不要再待在這裡了,你回去了,我都冇事了……”

她話還冇說完,就被徐傲秋打斷:“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斯予你還有心思帶她們母女兩個出去玩?瀾希都這樣了,也不知道還會不會出什麼事……”

“哪有那麼嚴重?”紀瀾希忙道:“我就隻是吃錯了藥,吃多了一點,我真的冇事了,你們不要擔心了。”

可饒是這麼說,徐傲秋也是不相信的。

陸斯予道:“我晚上睡在這裡。”

他也冇提明天是否還要去泰國的事情,但是徐傲秋以為他被自己說服了,不出去了,所以心中也很高興:“我叫管家讓人送幾張毛毯過來,我和你晚上都待在這裡,陪著瀾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