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她不說話,陸斯予的眸光閃了閃,薄唇輕啟了一下,但終究還是冇有說話,轉身離開了。

……

醫院。

因為時間已經不早了,所以跟著送紀瀾希過來醫院的,隻有徐傲秋還有家裡的管家和傭人,也怪不得徐傲秋會這樣的著急了。

要是紀瀾希出了什麼事的話,徐傲秋身邊也冇個拿主意的人,所以她便頻頻給陸斯予打電話。

但不知道為何他還冇到?

在她又想撥通陸斯予的電話的時候,終於在走廊的拐角處看到了陸斯予的身影了,她連忙走上前:“斯予,你終於來了。”

陸斯予注意到她已經紅紅的眼睛,問道:“醫生怎麼說?”

徐傲秋還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隻是晚上讓傭人端了杯牛奶給紀瀾希的時候,不久後,卻看到那傭人急匆匆的從她的病房裡走出來,跑到她的麵前,對她道:“夫人,出事了,瀾希小姐不好了。”

她並不喜歡這傭人說的這話,什麼叫出事了?什麼叫不好了?

“你在胡說什麼?瀾希她怎麼了?”

“不知道,她躺在床上,我怎麼叫都不行,嘴角有些白沫……”

徐傲秋聽她這麼一說,雙腳一軟,差點就摔倒在地上,幸而旁邊的人將她給扶住了,她回過神來連忙去了紀瀾希的房間,正如傭人所說的那般,紀瀾希躺在床上,毫無聲息,她當下就慌了,讓管家備好車,然後讓幾人將紀瀾希抱上了車後座,她等不及醫院的救護車了,所以要親自送她去醫院。

車子在往醫院開去的途中,她就讓人先聯絡了醫院那邊,讓他們做好準備,然後,她又給陸斯予打了電話。

隻是她並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在電話裡也說不清楚,隻是一直告訴陸斯予紀瀾希情況很嚴重,而遇到紀瀾希的事情,她一向緊張過度,所以陸斯予以為可能就隻是吃壞了肚子,現在聽徐傲秋將真實的情況說來,他才知道,事情並不簡單。

醫生終於出來了,也帶出來了一個訊息——紀瀾希是吃了過多的安眠藥,所以纔會這樣的。

現在醫生要準備為她洗胃。

安眠藥……

徐傲秋聽到這幾個字,雙腳又一軟,臉色蒼白,她喃喃的道:“安眠藥?瀾希怎麼會吃這東西?她怎麼這麼傻啊……”

陸斯予擔心她會因為接受不了事實而摔倒在地,所以讓人將她扶住,他則走到醫生那邊:“醫生,麻煩你一定要救她。”

“你放心。”醫生點了點頭,在護士準備好東西後,他也趕緊走進去了手術室裡麵。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徐傲秋真的覺得太煎熬了,也許是太煎熬,也許是覺得缺乏安全感,她擔心紀瀾希會就此出事,所以她便一遍遍的找陸斯予確認:“瀾希不會有事的對吧?斯予,你說她怎麼那麼傻?她為什麼要吞安眠藥啊,為什麼啊?”

陸斯予的嘴角抿的僵直,冇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