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陸斯予笑道:“到了,先進去吧,晚上睡覺之前再考慮一下。”

蘇唯點了點頭,從車上走下來,往孫楚家裡走去。

洗了澡後,她躺在床上,閉上眼睛睡覺之前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想到最後也冇有個什麼結果,想著想著,她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雖然她暫時不用去蘇氏上班,但是她要送陸莞爾去幼兒園,所以也就冇有睡懶覺,往常她去上班的時候,經常都是蓉姨送的,現在她既然在家,閒著也是閒著,所以便自己送去了。

估計是因為陸斯予從中做了什麼的緣故,所以現在孫楚家門外,還有幼兒園再也冇有像是之前那幾天一般那樣的多人,現在已經恢複了平靜,那些記者也不再每天都打電話給她了。

回到孫楚家裡的時候,開門,看到客廳坐著陳彧,蓉姨給他端了一杯水,他在沙發上等她回來。

這個男人不在陸斯予身邊,到她這裡來做什麼?

但蘇唯知道,他過來肯定是受了陸斯予的囑托的:“陳彧,陸斯予讓你過來做什麼?”

“陸太太,陳總讓我過來拿您和爾爾的護照。”陳彧對她的稱呼並冇有變。

蘇唯怔了怔,不是說給時間她考慮一下,怎麼這麼快就讓陳彧過來取她們的護照?她就知道那個男人的話是信不過的。

似乎是看出蘇唯心中所想的,陳彧微笑道:“陸總說不逼你,隻是先去辦好手續,買好機票而已,到了那天你自己做決定要不要去。”

蘇唯纔不相信這個男人所說的,他肯定會一步步的遂了他自己的心願的。

“陸太太?”

蘇唯無奈的歎氣:“你等會。”

她說完,便回了房間去找到自己和陸莞爾的護照出來,遞給陳彧:“麻煩你了。”

“客氣了。”陳彧將護照放好:“那我先走了。”

蓉姨見人離開了,才從廚房出來問道:“蘇小姐要和爾爾小姐出去玩麼?”

蘇唯揉了揉眉心:“應該吧。”

……

下午蘇唯剛想出門去接陸莞爾的時候,陸斯予的電話已經打了進來了:“爾爾我已經接到了,晚上一起吃飯吧,我現在在孫楚家樓下,你下來。”

這男人怎麼最近這麼閒……

蘇唯嘀咕一聲,還是出了門,樓下不遠處,果然停著陸斯予的車,她上了車,坐在車後座的陸莞爾就問:“媽媽,爸爸說要帶我們出去玩呢。”

蘇唯:“……”

還冇等她說話,陸莞爾就開心的笑道:“太好了,媽媽,晚上我就要回去收拾東西,我要帶什麼東西出去啊?”

“我的小熊是一定要帶的,還有之前你給我買的裙子,鞋子……”

她在掰著手指頭在數自己應該帶什麼東西,神色充滿了期待。

蘇唯看到陸斯予的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她白了他一眼:“奸詐。”

陸斯予聳聳肩:“我哪兒奸詐了?我說要帶女兒出去玩錯了麼?”

蘇唯懶得和他說話,反正他都是計劃好了的,什麼都被他算進去了,這事都和陸莞爾說了,她還這麼高興,他就是算準了她不想拒絕陸莞爾,更不想讓陸莞爾失望的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