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了點頭,蘇唯便不再說話了,既然陸斯予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想來他也會好好的解決的,至於之後到底會怎麼做,就不是蘇唯所能乾涉的了。

這孩子到底是陸家的,估計陸家最後到底也還是會讓孩子回到陸家去的吧。

隻是陸斯予現在心情不太好,蘇唯能夠感覺的到,但是在這件事情上麵,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夠怎麼安慰他。

最後,車子在孫楚住處停下來,陸斯予讓蓉姨先帶著陸莞爾上去,蓉姨知道他是有話和蘇唯說,所以點了點頭,將已經睡著了的陸莞爾抱在懷中,帶著她上了樓去。

蘇唯在兩人離開後問:“怎麼了?你有什麼話和我說?”

她話音未落,陸斯予就伸手到她的頸後,按住,往自己這邊來,然後他湊過去,吻住了她的唇瓣。

對於他忽然的舉動,蘇唯有些訝異,但是卻並冇有伸出手去推開他,等他終於鬆開了她,他修長的手指在輕輕地撫/摸著剛剛被他肆/虐過的唇瓣,笑道:“怎麼辦?好想將你就地正法。”

蘇唯知道他這“就地正法”到底是什麼意思,她的臉一紅,將這男人推開:“我要上去了。”

難得見到蘇唯這一麵,陸斯予覺得自己的心情都好了起來了,他揚聲大笑了起來,看到她開車門要離開,他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過兩天我要去一趟泰國,你和我一起出去吧,還有爾爾也一起。”

蘇唯怔了怔:“不了,你還是去好好的工作吧,我們就不跟著出去了。”

哪知道陸斯予卻像是冇有聽到她所說的話一般,隻道:“你和爾爾的護照拿給我,這些我會讓人去搞定,這兩天你就收拾收拾東西就好了,具體時間我到時候再通知你……”

蘇唯惱怒,這個男人到底有冇有在聽她說話?

“我說我們不去!”

陸斯予終於看向她了,捏了捏她的下巴:“你不覺得一直以來你都在為了蘇氏而勞心勞力的?你有多久冇有好好的去玩一下了?現在正好,你離開了蘇氏了,就出去玩玩,放鬆一下,也順便帶爾爾出去一趟,最近發生了太多事,對她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讓她出去散散心也好,你說呢?”

蘇唯不得不承認他說的都是事實,確實,她已經有很久都冇有好好的出去旅遊一下了,之前出國,去國內彆的城市,大都是因為工作而過去的,行程匆匆,所以她哪裡有時間好好的遊玩?

而且就算她有時間,可是也蘇氏也冇有這個時間的,所以她確實是有很長一段時間冇有給自己放長假了、

可是這不一樣,這次和陸斯予一同出去,她知道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可能她真的要重新和他在一起的,可她知道自己還冇有考慮清楚,所以還並不想去這麼做……

正當她在猶豫的時候,陸斯予又道:“不如我問問爾爾的意思,看她願不願意去?”

蘇唯覺得這個男人無賴,問爾爾的話,她肯定是說要出去的,問她有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