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嫂子!”徐傲秋冷笑道:“她想要做陸家的媳婦,也要問我承不承認……”

在她的心裡,她一直都不承認蘇唯的,即使她已經嫁進陸家,已經是陸斯予名正言順的妻子,但是她還是覺得,隻要有機會,她早晚會將蘇唯趕出陸家。

她有什麼資格去代替紀瀾希的位置?這一切,本來就是屬於紀瀾希的。

“隻有你,你要知道,我心裡的兒媳婦,一直都是你,隻有你纔有資格成為斯予的妻子。”

“媽!”紀瀾希不讚同的打斷徐傲秋的話:“您彆胡說,現在怎麼還能說這樣的話?無論怎麼樣,現在蘇唯纔是斯予的妻子,這是不可改變的實施。”

徐傲秋看向她:“那你就認命了?甘心了?”

紀瀾希苦笑了一下:“不甘心又怎麼樣?當初是我先放手,現在我還有什麼資格再要求斯予回到我身邊?”

即使她早就後悔當初的所作所為了,可是又怎麼樣?

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很多東西早就已經物是人非了。

徐傲秋還想說什麼,被一陣敲門的聲音給打斷了,她與紀瀾希看向外麵,蘇唯站在門口,精緻的臉上掛著無懈可擊的微笑:“打攪到你們了麼?”

徐傲秋冇好氣的冷笑道:“知道就好,你過來這裡做什麼?”

“媽。”紀瀾希不讚成的看了徐傲秋:“這說的是什麼話?嫂子定是看到我回來了,所以纔會過來的吧?”她說著,走上前親昵的拉著蘇唯的手:“真的是好巧,那天晚上多虧了你,不然的話我都不知道怎麼樣了。”

她的笑容真誠,蘇唯的笑的比她更加的真誠:“那天晚上不是我,也會是彆人,瀾希你是有福之人,怎麼會出事?”她頓了頓:“歡迎你回來。”

“謝謝。”紀瀾希鬆開手,和蘇唯抱了抱,而後又往蘇唯的身後看了一眼:“怎麼冇看到我的小侄女?”

“她去找她爸爸了。”

“瀾希。”徐傲秋看不慣蘇唯對紀瀾希的友好,在她認為,她做什麼都是不懷好意,所以主動過來打招呼,也是有所意圖的:“你爺爺奶奶應該也回來了,你去見見他們吧。”

紀瀾希歉意的看著蘇唯:“那嫂子,我先過去了。”

蘇唯點頭。

前麵,慢慢離開的徐傲秋的聲音傳來:“你不必這樣對她。”

紀瀾希有些無奈:“那你想我怎麼對她?難不成冷著一張臉?都是一家人,不必這樣,況且以後還要朝夕相處的。”

徐傲秋的心情終於好了許多:“你是說,以後你都不離開了?”

紀瀾希笑道:“不走了,再也捨不得走了。”

至於這個捨不得,蘇唯真不知道她指的是誰了。

……

蘇唯回到房間,開了門,就看到陸斯予在小心翼翼的拆開陸莞爾額頭上的紗布,看了一會,又上了藥,換了新的紗布後,他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蘇唯,便朝她招了招手。

蘇唯走進去,被他拉住手在沙發上坐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