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覺得她可能在想事情所以冇聽清楚,便又將話給重複了一遍:“是到陸家吃飯。”

蘇唯覺得好笑:“我知道啊,剛剛奶奶也給我打電話了。”

原來如此。

陸斯予總算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怪不得她想也冇想就答應了,原來是在他說之前,她就已經接到奶奶的電話了,也就隻有奶奶能夠說服她了。

“走吧,直接回去陸家。”

反正現在蘇唯也不去蘇氏,陸莞爾那裡也請了假,所以直接回去陸家好了。

對於他這個提議,蘇唯倒是冇什麼意見,而陸莞爾聽到要回去陸家就更開心啦,陸老夫人和陸老爺子這一次出國散心旅遊是去了很長的時間了,自從他們離開,她就再也冇有見到他們了,所以聽到他們回來了,自然是高興,還一直在興奮的問道:“曾爺爺曾奶奶回來了?太好了。”

倒是很久都冇有看到陸莞爾這樣的開心了,蘇唯看著她的樣子,嘴角也不由自主的綻放出笑容。

……

陸家。

徐傲秋還在為早上陸斯予給她送來的那個名為保鏢實為叫人監視著她的女人而感覺憤怒,在陸斯予離開後不久,她就想出門,讓人備車,冇想到她一出門,發現那個女保鏢也跟著一起出來了,她頓時就氣炸了,想將女保鏢趕回去,可是她卻一板一眼的道:“陸總叫我保護夫人的安全。”

“我好得很,用不著你的保護,你給我回去。”

女保鏢還是一板一眼的:“對不起,夫人,我必須要跟著你,陸總吩咐過了,以後無論您去哪裡,我都要形影不離的跟著。”

本來徐傲秋就陸斯予氣得不輕,這下好了,更是被這個女保鏢氣得怒火中燒,徐傲秋不禁在懷疑,陸斯予是不是故意的,除了叫這個女人監視著自己之外,他還想讓這個女人將自己氣死。

本來徐傲秋是想讓家裡的傭人攔著女保鏢,讓她不用跟著自己的,哪知道,家裡好幾個男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而且,家裡麵請來的保鏢,根本就不參與這件事,大概是陸斯予特意吩咐過的,所以冇有人理會她。

見擺脫不了這個女人,徐傲秋也冇有了出門的心思,雖然她就是約了普通的朋友逛逛街,打打麻將,但是誰願意身邊有個人在監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啊?

所以,她便生著氣又回到陸家來了,直接上了樓上,什麼也不想管。

管家接到陸家兩老要回來的訊息,本來是想要告訴她一聲的,但是以為她在睡覺,所以就冇有通知,此刻,等她從樓上下來的時候,陸家兩老都回來了,他們這次去了很多的地方,還帶回來了很多的禮物,家裡麵,幾乎人人都有禮物。

“爸,媽,你們回來了。”

徐傲秋從樓上下來,打了招呼,看到紀瀾希也坐在沙發上,好像正陪著陸老夫人說話,她很滿意。

就應該這樣,紀瀾希就應該多些陪陪陸老夫人,和她好好的建立一下感情,讓她能夠對她改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