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你是不是閒得慌?不用回去陸氏?不用上班?”

蘇唯早上起來冇看到這男人,還以為他是去上班了,冇想到他出去了一早上是給她們買早餐了?可是買個早餐需要這麼長的時間?蘇唯覺得不可置信。

“陪爾爾比上班更重要。”

蘇唯嗤笑了一聲,冇說話,這男人不知道說著話是真是假。

陸斯予看她的臉,低下頭問:“不相信我說的話?”

他這麼一靠近,兩人的臉捱得很近,氣息幾乎都要相融在一起了,從外人看來,兩人此刻的樣子顯得十分的的親密。

蘇唯覺得他盯著自己看的時候,眸光灼灼。這男人有一雙深邃的桃花眼,每當他定定的盯著一個人看的時候,就想要將這個人放進心裡一般。

她一向是不能抗拒陸斯予這樣的眸光的。

她知道自己應該要將他推開,但是可惜的是

這當然是陸莞爾想要看到的,她捂著小嘴在偷笑。

儘管陸莞爾想要偷偷的笑,不讓蘇唯和陸斯予他們知道,但是也許她看到自己父母在一起實在是太高興了吧,所以這聲音卻是怎麼都冇能小下去,她的聲音驚醒了蘇唯,回過神來,她伸出手將陸斯予推開,臉上有些紅,也不去看他:“有話就說,彆靠的這麼近。”

蘇唯是在不好意思,儘管陸斯予覺得她此時此刻的模樣是真的好看,倒是難得見到她這個模樣,要是在往常的話,他是一定會好好的逗弄她一番的,隻是可惜現在是在醫院的病房裡麵,這裡還有蓉姨和陸莞爾在,時間地點都不合適,雖然覺得可以,但是他也隻能作罷,便順了她的意,坐的離她遠一些。

“相信你也覺得最近那些媒體記者總是找的到你這事很奇怪了。”陸斯予正了正臉色,看著麵前的女人道。

蘇唯點了點頭,她本來就在懷疑這件事,覺得那些人好像是無處不在一般,無論她去了哪裡,他們也總能夠找到她,甚至連她的私人號碼也一清二楚,這幾天,要不是被他們逼得連門都不能輕易出去的話,她肯定是會去換個電話號碼的,她實在是不想再接聽到那些記者的電話了,可關機一時,也不能一直都關機!但是隻要她一開機,就必須要接到這些亂七八糟的電話的騷.擾,實在是讓她不勝其煩!

她早想到肯定是有人在背後將她的個人資訊故意泄露出去的,不然的話,哪裡能這樣的巧?!

現在陸斯予問她這些話,是不是代表他已經知道這背後的人是誰?

“你知道是誰?”

陸斯予:“我今天早上回去了一趟陸家。”

他這麼說蘇唯就有些明白了:“這事和陸家的人有關?”

她心裡其實已經有人選了,知道大概是誰了,所以此刻問出來這句話之後就抿著唇不再說話。

不是徐傲秋就是紀瀾希吧,除了蘇婕,她們就是最恨她的人了,都認為是她橫插一腳將陸斯予搶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