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陸斯予拍了拍手掌,從外麵走進來了一個穿著黑色衣服,身材高高壯壯的女人:“陸先生,夫人。”

“以後,你好好的跟在我媽的身邊,保護她的安全。”

“是,陸先生。”

徐傲秋看著麵前的女人,又看向陸斯予,有些怔愣,心裡很是氣憤,脫口而出:“你這是叫人監視我?!”

陸斯予看著她,冇有說話。

她又道:“陸斯予,我是你/媽,你竟然叫人監視我,有你這麼當兒子的麼?”

陸斯予嘴角勾了勾有:“這怎麼能夠叫做監視你呢?我說了隻是擔心你的安危,所以才找個人來保護你,以後,她就是你的人了,會好好的保護你的。”

徐傲秋纔不相信他的話,她氣得臉都紅了:“我不需要,陸斯予,我不需要!你馬上讓這個女人離我遠一些,我不需要彆人的保護,我好得很,你這樣明晃晃的叫人跟在我的身邊,分彆是擔心我去對付你的蘇唯,陸斯予,你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有冇有想過我是你的母親?有冇有將我放在眼裡?有冇有將你爸爸放在眼中?”

“我當然是將你放在眼中纔會讓人來保護你,至於爸爸的話,想必讓人保護這個事情,他是很讚成我這麼做的。”

陸臨堂和徐傲秋之間的關係並不好,徐傲秋並不安分,如果在外麵真的被人利用上的話,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所以對於陸斯予叫人看著她這個舉動,陸臨堂想必也會讚成。

“你!!”徐傲秋氣得話幾乎都要說不出來。

話已經帶到,陸斯予也不願意在多留,站起來往大門外走去。

徐傲秋還是不能接受自己以後都要過上被人看著的生活了,這樣的生活完全就失去了自由,她今後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要被人監視著,以後無論她去做什麼事,陸斯予和陸臨堂都會知道!

這讓她怎麼忍受?

“陸斯予,你給我站住!”

徐傲秋一邊叫著一邊追了上去,而紀瀾希在這個時候也已經醒來,正好從樓上下來,她也追了上去:“媽,這是怎麼了?”

陸斯予打開了車門,也發現了起來的紀瀾希,但他一言不發的上了車,然後,開車離開。

最近陸斯予對自己的態度都有些冷淡,紀瀾希用力的咬了咬唇。

徐傲秋指著旁邊的女保鏢:“看看,這就是我的那個好兒子給我找的保鏢,說的好聽,說是為了我的安全著想,其實還不是擔心我傷害蘇唯,所以竟然找個人來監視我的一舉一動!真是我的好兒子呢!這樣的孝順!”

徐傲秋的聲音充滿了譏諷,紀瀾希不動聲色的打量著站在一旁的女人,那女保鏢公式化的態度:“紀小姐,你好。”

紀瀾希隨意的點了點頭便將眸光移轉開來,隻要想到這個女人是陸斯予為了怕徐傲秋再做出什麼傷害到蘇唯而叫人監視著她的,她便覺得心裡實在是堵得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