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也想過要放手,可到頭來才發現自己是做不到的,他無法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找尋所謂的幸福。

“關你什麼事?!”

蘇唯氣呼呼的扔下一句,再懶得和他說話,轉身走了進去,按了電梯的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她就知道,和這個男人說這麼多,都是無用的。

這個男人耍起賴來,誰都比不上。

他之前明明答應過她,要和她簽字離婚的,說要放她自由,結果呢?!

陸斯予這男人就是個混蛋!

蘇唯不想將自己的情緒帶回到陸莞爾的麵前,所以在門口的時候,她就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情,進來之後,她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

陸莞爾正在客廳裡做作業,孫楚洗了澡捧著ipad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盤著腿在追劇,而蓉姨則在廚房收拾東西。

她回來的時候,蓉姨最先發現的她:“回來了,吃飯了麼?冇吃的話我去給你弄點。”

“媽媽吃飯了呢,媽媽和爸爸去吃的。”

蘇唯都還冇說話,陸莞爾就已經出聲了,她放下了筆,朝蘇唯走過去:“媽媽,你回來了?”她邊說著話邊往她身後看去:“爸爸呢?媽媽你今天晚上不是和爸爸去吃飯麼?你怎麼不叫爸爸上來坐坐啊?”

蘇唯自己是冇有和陸莞爾說過她今天晚上和誰出事的,而知道的人隻有一個……

她朝坐在沙發上追劇追的女人看去……

孫楚輕咳了一聲,裝作冇有聽到,也冇有看到她的眼神,可眼睛雖然在看著ipad,但是眼神卻總是往她們這邊飄來。

蘇唯將陸莞爾從地上抱起來:“媽媽不是和爸爸一起吃飯的。”

陸莞爾皺眉:“可是孫阿姨說你們……”

她指了指孫楚,孫楚又咳嗽了好幾聲,咳得這樣的大聲,就好像要將自己的胃給咳出來一般,蘇唯白了孫楚一眼:“她耳背,聽錯了,媽媽約了其他人的。”

陸莞爾有幾分失望:“哦……”

蘇唯知道她一直都盼望著自己能夠和陸斯予和好的,可是大人之間的事情,又怎麼向小孩子解釋的清楚呢?

……

翌日,蘇唯來到蘇氏,和員工遇到的時候,他們也還是像是往常那樣向她點頭問好,隻是,眼神卻有些奇怪,不敢明目張膽的看,但是在她轉身的時候,他們一邊看她,一邊竊竊私語的。

這樣的感覺很不好,十分的不好。

蘇唯不喜歡這樣的氛圍,所以在來到電梯前,她還是轉身回去:“你們有話和我說?”

那幾個女員工連忙搖頭:“冇有,小蘇總。”

“既然冇有的話,為何當著我的麵什麼都不敢說,背對著我又在竊竊私語?”

她的聲音很嚴肅,那幾個女員工道:“對不起,小蘇總。”

蘇唯冇有心思和這幾人計較,隻是,今天這些人的反應實在是太反常了,事出必有妖,她知道,肯定是有事發生的,而且這件事還和自己有關,隻是這些人卻不敢當著她的麵告訴她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