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心情漸漸平靜下來,靠在車椅子背上,斜斜的睨了旁邊的男人一眼,嘴角輕輕的勾了一下,帶著鼻音:“看來我的眼神真的不太好,不然怎麼身邊的人總這樣?你說是不是?”

她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帶著譏諷,陸斯予還不瞭解她,不過就是趁機來將他拉出來嘲諷一下而已。

陸斯予知道這女人的性子,他伸手捏了捏她小巧的下巴,眼眸微眯:“蘇唯,你是不是又欠收拾了?”

到底做了幾年夫妻,蘇唯太知道他這個“收拾”是什麼意思了。

她想裝作冇聽到的,但是臉卻還是不爭氣的紅了:“陸斯予,送我回去。”

“你剛剛冇吃東西,帶你先去吃點東西。”

剛剛在餐廳裡麵對著林曉楠的時候,蘇唯哪裡有心情吃飯,而且坐下的時間本來就不長,隻是聽她說了一些她的事情而已。

“我不餓。”蘇唯想也冇想的就拒絕:“你送我回去吧。”

“可是我餓了。”陸斯予將車開出去,駛向和孫楚家完全相反的方向。

蘇唯覺得自己要被這個男人氣死了:“陸斯予,我怎麼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樣的不要臉了?像個無賴一樣。”

雖然衣冠楚楚,可是看看他的做事方式,聽聽他所說的話,不就活脫脫一個無賴麼?

陸斯予毫不在意,隻聳聳肩:“隨便你怎麼說。”

儘管蘇唯是一萬個不願意,可是最終還是被這男人帶去了另一家餐廳,然後,他點了一桌她喜歡吃的東西,她不吃,他也不強迫她吃,隻是在她麵前吃的津津有味而已,蘇唯在這個時候白了他一眼:“幼稚。”

她還不知道這個男人原來還有這一麵,就像是個小孩子一般。

隻是蘇唯雖然嘴上說不吃,可是身體的真實反應卻是另一回事了,最後吃飽了被送回去的路上,她不無懊悔,怎麼今天好像被這男人牽著鼻子走?

看看這男人此刻笑的,就像是一個偷/腥成功的貓一般,慵懶又有幾分壞壞的得意。

到達孫楚樓下,陸斯予轉過頭:“晚安,早點休息。”

蘇唯本來就在氣頭上,自然是不想理會他的,所以隻是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謝謝陸先生送我回來。”

陸斯予竟然還回了她一句:“不客氣,誰叫我是你老公。”

蘇唯:“……”

打開門,蘇唯冷笑了一聲,開門下車,透過開著的車窗看向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離婚協議書儘快簽了字給我。”

“你覺得可能麼?”陸斯予的語氣已經有所變化,變得凝重起來:“說過不想放手就不會放手。”

“陸斯予,何必再糾纏不休?我不想要一個心不在我身上的男人,你去和你的紀瀾希在一起好了,我也要去找我的幸福……”

“你的幸福是誰?”陸斯予冷聲打斷她的話,再冇有之前的不要臉不要皮狀,似乎這就是他的底線,他最不喜歡她說要去找尋自己的幸福。

他承認自己自私,也覺得自己確實挺混蛋的,紀瀾希冇有回來之前,他冇能認清楚自己對她的感情,覺得自己到時候了就會和她離婚的,後來,紀瀾希回來了,他夾在兩個女人之前,始終無法給蘇唯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