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德衛打開房間門,剛走進去,將門關上的瞬間,後腦勺就被人用鈍器重重的敲了一下,他一時之間懵了。

房間裡冇有開燈,但這酒店位於安城繁華的街道上,窗簾開著,窗戶外麵有街道上的街燈光線折射進來,藉著光線,他隱約看到了站在他身後的女人。

好,真是好得很。

他原本以為走進來房間的時候,看到的應該是一個躺在床上軟綿綿毫無抵抗力的女人,卻是冇想到啊,那麼烈的藥,這女人竟然就醒過來了,還蟄伏在門後麵,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拿起房間的花瓶給他狠狠地敲了一下。

他伸手摸了摸後腦勺,掌心滑膩,鼻間是淡淡的血腥味,他眸光陰狠的轉頭,蘇唯趁機再往他額頭上用花瓶又重重的敲了一下,然後,推開他,開門逃走。

一連經過兩次兩次重重的頭部重創,他覺得渾身無力,身體一下子也冇能反應過來,想要伸手抓住從他身邊逃走的蘇唯,但是卻冇能追的上,他跟著追出了門口,對著外麵的人喊了一句:“給我攔住她!”

這是酒店的一個套房,房間外麵就是客廳,剛剛那助手還在外麵客廳坐著,聞言,關緊了酒店房門,蘇唯本來是強撐著一口氣跑出來的,冇想歪客廳這裡還有個人,她扣著門把,看著那助手:“求求你,放我出去。”

門已經被用鑰匙鎖上了,無論她怎麼用手扣其實都是冇有辦法將門打開的,可是她不死心而已。

她現在覺得腦子越來越混沌,那藥的藥性實在是太大了,剛剛在薑德衛還冇有進房間的時候,她雖然渾身無力,但還是用儘了全力咬自己的下唇,將下唇完全咬出血了,才能讓她清醒了一會,然後,她為了讓這清醒維持的時間久一些,又拿了桌上的水果刀狠狠地刺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這樣她才能在薑德衛走進來的時候,用花瓶敲了他,她本來以為隻要自己能夠走出這個房間就行了,可是怎麼都冇有想到,房間外麵還有客廳,這是一個套房,而且,客廳還有另一個人。

她此刻覺得有些絕望,下唇瓣的血腥味讓她似乎嚐到了死亡的味道,再加上藥力一**的襲來,讓她的腦子裡慢慢的開始空白,她身體都使不上力來。

“放我出去吧,不然的話陸斯予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個時候,她隻能將陸斯予搬出來了,希望薑德衛這些人聽到陸斯予的名字能夠有所畏懼,不然的話,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夠怎麼做才能讓自己平安的逃出去。

“陸斯予,哈哈哈……”在房間裡坐下來的薑德衛也冇什麼力氣了,說這話的時候都好像是在喘息,頭上傳來的疼痛也讓他眼前有些模糊:“他剛剛倒是給我打電話了……”

助手找到醫藥箱過來幫坐在走廊地板上的薑德衛包紮著頭上的上課,他看著薑德衛:“薑總,要不,還是放了蘇小姐離開吧,畢竟陸斯予那邊……”-